第九十五章 别义难求奉(1 / 2)

玄浑道章 误道者 4037 字 1个月前

最新网址:www.xs.l</p>张御从最初得来的感应上察知,自己的攻势必须要形成战果,并压倒敌人,才能取的最终之胜。

若是无法做到,或是攻势陷入停顿之中,那么等到方道人道法立稳,那么下来就是轮到他被压制了。并且以方道人道法来看,很大可能一旦被压制,就没有翻盘的可能了。

而此刻他见方道人在受压迫之下摆出防守之势,也是不再犹疑,气意霎时沟通那一片高渺所在,云海之上有飘渺之声传来,这一刻,所有人都于心神之中听到了这一股玄妙音声。

而在他的背后,则是六个道箓浮现出来,随着一声震响,上面先是有一个“封”字显现出来,仅在一息之后,又有一个“夺”浮现。

自他又是得了一个道印之后,对大道感悟增多,如今已是能够更快运使六正天言,且便是当中有所中断,也不会有任何影响。

这一变化看似不多,但运用到斗战之上时却是灵活太多,只要一有空隙和时机,他就能将天言之能完全展现而出,到时候无论对方展现什么手段都是无用了。

方道人此刻神情一变,那两字浮现之后,仿佛轰雷落入心神之中,令他深切感受到了一股严重威胁。

他斗战到现在其实仍是较为保守,因为张御虽在场面上占据优势,但是并没有展现出自己的真正道法为何,这就如同一把利器悬在顶上,始终不曾落下。

他承认张御攻势凌厉,可至今所运使的,大多数是寄虚修道人也能运用的手段。虽然一些厉害的修道人亦能与他们这些人周旋,可在根本道法之前,终究不具备决定性的力量。

故是到了眼下,他反是感觉松了一口气,因为他认为张御终是把自身道法运使出来了。

虽然他吃不准这是什么,可却能感觉到,那一股气意居于无边高渺之所在。一旦被引发了出来,必然不是自己所能抵挡的。

他急速盘算了一下,那六道符箓已是浮现二字,明着告诉他就是道箓俱是浮现敕令之时就是道法发动之际,故是绝不能给张御以从容发动的机会。

可是被飞剑逼压,他也抽不出手来反击,而他手段也多数是偏于守御,要想在攻势中反过来压制住张御,几乎是没可能做到的。

若是不能进,那么只有退!

于是他整个人往后一退,随着他往后退去,整个人似乎融入了一团光芒之中,似乎是从这一处空域之中消失了。

身为修道长远之人,他眼光十分老道,几乎是立刻分辨出来,张御的这个道法需要对手与自身存在于同一域中,那么自己只需要避入其余天地之中,就可以避开道法摄夺。

而他的道法则无有此等顾忌,因为无论他自身在哪里都不碍他道法的施展,所以退避出去乃是一举两得。

此也是道法与道法之间的反制。修道人的根本道法需要变化,那就会有长处和缺弊,方道人的道法是让出了一定的主动权的,而他在看来,张御的道法就是需要不停的找寻机会,虽然六正天言并不是张御的根本道法,但这番判断倒是没有错的。

张御见他身影往后退消,似是要从自身感应之中淡出,他立时凝神倾听,依靠闻印之能,却又一次感应了其避去之所在。

他察觉到,对方不断往虚宇深处退去,若是不追了上去,那么极有可能令其脱离,何况此人身上还有法器配合,难说此后没有遮蔽之法。

命印分身与他心意相通,他意念转到此处,根本无需他催促,便即追寻了上去,仍旧紧紧盯着不放,而依靠着一缕若有若无的牵连,他开口一喝,随着宏声大音传出,背后六个道箓之中,又有一个“禁”字在上方浮现出来。

而这个时候,方道人也是察觉到了道箓的变化,不过他这是在预想之中,趁着张御运转天言之时,他以身上法器法符承受飞剑斩击,并于同时拿一个法诀。

霎时间,身上登时浮现一缕缕飘忽闪动的气光,而他整个人的气息似是化入了脚下那座浮空飞屿之中。

这座浮屿乃是他的道场,亦是一处内天地,内中有着诸多空域,就是为了应对不同的情形而准备的。

在漫长修道岁月中,他各种情况都遇到过,现在他准备退入了其中一处专以避劫化难的所在,最长只需一二息后,正身就能从张御感应之中脱离,但在他某个玄异作用之下,却又不碍他对外施展手段。

然而他想的是不错,可是就在他即将成功之时,张御眸光一闪,一转“重天”玄异,同时心意一催,那一道蓄势已久的惊霄终是从暗中飞出,猛然剑光斩在了他身外绽放的光芒之上!

此剑明明落在了虚处,然而却是传出了一震天轰鸣,这一剑却是生生将方道人从浮空飞屿之中给斩了出来!

方道人浑身一震,身躯从虚无淡化之中又转回成了实质,并还数枚断裂的法符从身上飘动出来,每一枚皆是被斩成了两段,而另一只袍袖亦是被撕开了一截。

可他虽显狼狈,但他精神振奋,因为他将那隐藏在暗处的飞剑给逼出来了,使之来到了明处,场中压力骤减三分,他认为这是值得的,虽然身上护持毁了大半,可他不是没有其他手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