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因(1 / 2)

对于苏珊,惊风与楚飞是有一定了解的,出了名的豪门名媛中的异类,世家豪放女,所以无论在她的身上生什么,他们都可以接受并觉得那是应该的。可是现在映入眼帘的是一场名媛运动吗?或者说是大家闺秀一时兴起的爆动?

能让霍惊风一眼找到的当然是站在桌子上的6依晴,6依晴很威风的拿着一个破碎了一半的玻璃酒瓶指挥着这场暴乱,一副看你们谁还敢上来的架式。张雨然与霍小云两人坐在地上一人抱着一只腿,腿的主人是警察小a,想使劲把她二人踹开,又怕踹坏了自己担不起责任。苏珊不愧她名门豪放女的名声,一个人搞定了警官B ,很不斯文的骑在了那个倒霉蛋的身上,嘴上还警告着他:“你要是敢动,我就喊非礼” 趴在地上的警官B 此时一脸白加黑,到底是谁在非礼谁!想想自己比白加黑还要倒霉,白加黑集团最近走背字,股票都上了sT,自己的一世英名却被一个女人骑在跨下,应该算是pT了吧(东盛科技:我去年买的一支股票,本来二十多块,现在跌到六块多了,确实挂了sT,偶的心啊,偶的钱!)。

警察c与警察B分别被其它几位千金合力制住不得上前。不过几位美女的姿势也实在不堪入目,甚至有点**意味的趴在人家身上。那是宋玉宁小姐做的事。两名记者则被酒吧的保安以保护的名义控制着。洛家的小依依早己忘了害怕忘了流眼泪,正在拿一根用餐时的叉子哆哆嗦嗦的指着警官a,嘴里还在不停的碎碎念着:不要动哦,不可以动的。不然我可是会叉你的胳膊的哦。很痛的.” 小叉子还假装在人家胳膊上动了一动,不过她自己的脸色好像比人家还要害.怕。

“够热闹的啊。”霍惊风冷冷的说了一句,走了进来,喧闹的声音一下子静了下来.

楚飞跟在身后,找了一个比较舒适的地方准备看热闹。

惊风走到依依跟前,把她手上的叉子接了过来,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没事了,别哆嗦了。”然后让人把依依带到楚飞那边平抚着。这里就属这丫头胆儿小,怎么也跟着胡闹。吓着她了,自己跟劲雷也不好交待。

“这是什么地方?是你们该来的吗?”霍惊风一语双关的指出。对这群不知死活的小姐们,也对这些不知轻重的警察们。

“怎么回事?”惊风明知故问的问着身边的酒吧负责人。

酒吧负责人,把大致经过讲了一遍,惊风边听边拿眼睛瞪依晴,依晴吓得不敢直视。酒吧经理还没说完,霍惊风看着6依晴的心里全是气。狠狠的说了句:“还不下来” 依晴吓是缩手缩脚的下了桌子,看着手里的酒瓶,没等霍惊风话马上扔掉,以最快的度逃离霍惊风的视线,假借安慰依依躲到了楚飞后面。楚飞看着一脸惧色的依晴心中好笑,刚才进来的时候看她还是一副女英雄,大姐头的样子,全屋就属她作的欢,现在又一副受气小媳妇躲难的样子,小脸上的变化太快太多了,但眼睛里又分明是用一种桀骜难驯的眼神,偷瞄着霍惊风。难怪他家楚风对她如此迷恋。难怪霍惊风盯人盯的这么紧。

霍惊风大致听完,没时间理会依晴的小动作,只命人把这些难缠女全部拉开。扶起了四位警官。一副大义灭亲的样子对他们说:“在这里生这种事情,我感到十分内疚,是我管理上的漏洞。以后一定加强管理。”

“谈不上,我们现在只想完成任务,把展纤纤小姐及各位小姐带回局里审查一下。”

周围一众女士顿时吓得面如死灰。这事要是闹进了警局,自己的父母兄弟都会知道,哪个回家也不好交待啊。搞不好全体禁足,以后可就都清静了。

“应该,太应该了。这群不学好的丫头的确应该受点教训。”霍惊风冷着眼看这群不知死活的千金小姐们,嘴里咐合着。

“那我们谢谢过霍少爷的帮助,先带人回局里了。”警官B 想不到事情会这么顺利。

“好的,我会一一通知她们的家人。该请律师的请律师,该准备行李的准备行李。这跟毒品沾边的可不是小罪,让她们都进去呆几年,好好管教管教。”霍惊风恨的说着。

早有人吓得哭了出来。依晴听着哥哥这么说吓得死抓着楚飞的衣服,一时不知该不该 插嘴。小云则哭着向哥哥求情,说自己是冤枉的,宋玉宁等刚才还一脸无惧的大小姐们也跟着喊冤。苏珊这种作女平时是见过些风浪的,知道霍惊风没那么容易交人,必是有下文,找一个沙坐下,点一根烟等着,心想,这群小鬼头,他吓你们的!

“跟她们没关系,抓我一个人就行了。”展纤纤站了出来,一脸平静的说。她心里清楚,有人存心害她,躲是躲不掉的。

“展小姐,那就得罪了。”警察a走上前去要把人拷上。

“唉!不巧的很,我刚好跟这展小姐的哥哥有几分交情,不知为何独独抓这位小姐呢。她哥哥以后问我,我要怎么说呢?”霍惊风一脸无害的表情的问。

“我们在她的手包里现两包疑为海洛因的白色粉状物质。”警官B一板一眼的回答着。

“哦,那应该,在哪呢,可收好了,这是物证啊。”霍惊风小心的提醒着。

“哪有那种东西啊,哥,就是两包营养豆奶,刚才我吵架吵得饿了,就着水就给喝了。” 依晴马上接口。

警察这时才现两包物证不见了,急得四个人开始四下乱翻。惊风好心的让手下帮着找,自己也陪着找,不断的提醒有哪些地方适合藏东西。楚飞一脸莫名的看着笑话。纤纤感激的看着依晴,依晴一脸就义的表情看着惊风。依依继续哆嗦着。看来她是真的吓着了。

找了半天,找不到,警官c死活认定东西没有离开这里,想要搜身。霍惊风终于了威。

“放肆,你当我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当你要搜的人是谁?我光明正大开门做生意,你们接到个电话就来我这里抓人,说好听了,你们是忠于职守,说难听点,你们就是来砸场子的。现在证据拿不出来,还敢在这里叫嚣着要搜人,我倒要看看,你们打算从谁搜起。你们又搜得起谁?”

警察一看这阵式,一时没了主意。想着自己的确不敢轻易搜谁。哪个小姐是自己能得罪的,可事情己然到这一步上了,明明刚才到手的证据怎么可能说没就没,都没了主意。一个记者不死心的开了口:“刚才有照片与摄像做证据,不过现在都被那几位小姐给抢了。” 警官B 狠瞪了他一眼,怎么会有这么笨的人,这不是提醒着人家马上消毁剩下的证据吗。

“是吗?这么重要的证据可不能再有闪失了。”这话是说给门口的手下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