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婷婷(1 / 2)

焦头烂额的展婷婷面对死闭着一张嘴的弟弟己经无能为力了。她打了电话去霍家,可霍夫人的答案跟婷婷一样,霍小云除了哭什么都不说。没办法,现在她也实在无法开口向楚家要真相。但在真相没有搞清之前,她也实在无法确定下一步该怎么办,只能在当天下午提着礼物来到医院,楚飞当然没有给她什么好脸色,展震南又死活不肯同去。她这个姐姐当的太累了,于是在医院强忍了一会,对楚飞说改天等楚风出院回家后一定登门致谦,然后逃命一样的走掉。

有的时候她真的希望自己不是家中老大,这样其码不用事事需要她打头阵了。很羡慕那些有哥哥的女孩子,展纤纤有事,随便告诉一下她或者震南,自然有两个傻瓜帮她解觉。霍家的霍小云出了事,霍惊风马上到场解觉,霍小云只要负责委曲的哭两声就行。依晴出了事就更不用说,连哭这种场面戏都不用做,霍惊风永远如老母鸡一样冲到最前线,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保住自己人再说,哼,可真是捧在手里怕吓着,含在嘴里怕化了啊。洛家的依依一直就是个无尾熊风格嘛,大事小情总是躲在洛劲雷怀里,不管自己做错什么事,永远能一脸无辜的眼泪汪汪的看着洛劲雷,搞得洛劲雷像个好斗的公鸡。现在又回来来6家豪,这回依依更加有依靠了吧。楚风也不错啊,其码有个楚飞能帮他对“仇人”的姐姐横眉冷对。身边的还有好多有哥哥的女孩子,哪一个不是娇娇弱弱,遇到事情个个都是往后面一站躲风凉,把个烂摊子丢给自己家兄长便完事大吉的。怎么自己就这么倒霉呢。干嘛让展震南给她当弟弟,当哥哥多好。唉!

展婷婷一边叹气一边往医院外走,拿出包包中的电话,在医院的时候就震个不停,看看是哪个不看眼的偏挑这个时候来电。

“喂,谁找?”展婷婷口气不算好,这个来电号码有点陌生。

“你吃呛药了?是我,罗娜。”罗家大小姐很不满展婷婷这么久才回她电话,又是这种火药一般的口气。

“哦,有事?” 展婷婷一听是死党的声间,一时呈现软弱无力的状态。

“我跟苏珊她们在‘蓝灵’等你,你快点过来吧。都约了好几次,就你老是有事!”罗娜不满的说。每次都是她展大小姐起的头,可每次也都是她展大小姐爽约。前一阵子展大小姐断袖的传言太胜,所以没有人敢跟她出来,这一阵子风头过了,马上约了几个昔日好友出来聚一聚。

“放心,今天我一定不会爽约,我要不醉不归。等我。”展婷婷挂断电话,又给妹妹打了电话,告诉她一会去公司接她,妹妹为一阵子也跟着受了不少累,出去放松怎么能不带她。

展婷婷与展纤纤两位大小姐如期出现在‘蓝灵’。一群姐妹相见,分外高兴,也分外热闹,吵得在坐众人不得不向她们投去异样的眼光。

这‘蓝灵’是a市消费最高的酒吧,简约的复古装修。这里有最好的调酒师,所有酒品一应俱全。食物料理更是一绝。所有服务人员的素质均保证一流,让每一位顾客挑不出任何问题,绝对的上帝级别,就是消费高的吓人,所以能在这里出入的顾客大多是成功人士或成功人士的家人。当然最多的是她们这样的豪门二代。本来她们是想去包房的,因为她们中间有一位现在最为敏感的人物——展婷婷,现在是各大媒体疯追的对像,谁也不想成为下一个被媒体疑为断袖的女子,所以真的很想去包房,可惜她们下手晚了一步,这里的包房都让定光了。只好在这里接受各方人士的注目礼,好在来这里的大多是事业有成的所谓成功人士,就算想八卦,也不会在公开场合八的,只会回家偷偷八一八而己。

坐在角落里的霍惊风与洛劲雷当然也被迫的注意到了这一桌,洛劲雷摇头笑道:“她还真有心,震南刚刚出了事,就跑来happy。哼。”

“那你让她怎么办,哭?这些天应该是哭够了。”惊风想到上午展婷婷拜托他的电话,很委婉的表达了想与楚家私了并麻烦霍惊风帮她把震南保释出来。因为她现在比较出名,不想去警局露脸了。

“一群女人,疯成这样,像什么话?”洛劲雷十分看不习惯女人单独出来疯玩。如果要出来玩,其码应该有个男人带着才合适嘛。这是酒吧,又不是健身中心。这种地方哪是女人单独来的。单独来的都是不怀好意的。洛劲雷十分沙猪的想着。还是他的依依好,从来不来这种场合不说,去哪里都一一像他报备,而且哪怕是去个健身中心,也强烈要求他陪着。这才是他心目中的大家闺秀嘛。(我们可以理解为他有病。)

“都像你这么想,我吃什么?”惊风不满的看着劲雷。他也同意劲雷的想法,但是,他跟劲雷不同,所有a市的娱乐场所都是他霍家的产业,包括这间蓝星,所以,在他看来,只要是来消费的,管你是男是女,越多越好,只要他的女人别来就成。

“哼,要是一会6依晴也过来了,看你还这么说吧。”劲雷喝了一口,鄙视着惊风。

“她还没那个胆子。”霍惊风不理他,自己喝着自己的酒。眼睛飘向另外一边,有一个美女盯着他们好久了。

“看我们好久了,我说吧,单独来这里的女人,都是有目的。”劲雷顺着惊风的眼晴看去,那女人确实不错。长相勾人,身材棒,打扮斯文。是霍惊风喜欢的类型。

“唉,我对来利不明又过于主动的女人不感兴趣。可惜了。”霍惊风摇了摇头。他不会给自己找麻烦。一个心有所属的男人,即使在外面玩,也只是玩玩而己,不会给自己找一些自己没把握的麻烦。当然,跟他一样身份的女孩,虽然家世背景非常清楚,也不在他霍惊风的犯围内。因为这样的女孩比来利不明的还麻烦。最后往往是那个女孩的家族直接向他逼婚。

“切,偷吃又怕腥” 劲雷继续鄙视他。

“错,我现在不叫偷吃,我还是单身。”惊风不理他,好脾气的解释着。

“你电话响了”劲雷好心提醒他。

“喂” 惊风接起电话

“知道了,随便找个理由拦十分钟左右。”惊风接完电话脸沉了下来。

“怎么了?”劲雷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