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家(1 / 2)

依晴与依依在6家生活一个星期了,渐渐适应了6家的生活。

依晴终于重新尝到了自由的味道,从对惊风的俱怕,不舍与依赖中走了出来。如果说6家豪当初想利用她做什么,到不如说她利用这一个月重新找到了自己,看清了自己的人生。是的。她6依晴只不是一只被驯养了多年的小老虎,现在放虎归山,老虎的本性终于又被成功的激活了。霍惊风这一个小小的纰漏,为他以后带来了不少的麻烦。

依依学会了独立,明白了这世界上不是事事如人愿,也明白了她并不是唯一的公主,也并不是所有人的天,虽然她在洛家受宠到了连她自己都认为她就是天,她哭洛家人都会哄着,她笑,洛家人都会陪着。可她来到6家后,6依晴并没有像一个姐姐那样凡事让着她,而是什么事都要她亲力亲为。并时不时与她斗嘴,气得她眼泪每每都在眼圈打转,这个时候6家豪也并不是如劲雷一样,豪不犹豫的站在她这一方,而是看着她们姐妹俩斗嘴,然后走上前去充当老好人一样的对依晴说:“好了好了,看把小妹气的,你也舍得?我什么时候气过你,还不是事事都让着你护着你,有空跟我学学怎么爱护妹妹吧。”。这两个人倒像是一国的,总是一脸嘲笑的看着自己。哥哥姐姐让她明白了,她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哭与笑都不能改变任何事,身为一个人,要学会面对生活,而不是躲到某人的怀里避风雨。

6家豪这些日子都在忙碌,他在忙些什么呢?他曾经仔细分析过自己当前的状况。的确,如展夫人所说,他没有资本斗。第一,论财力。6家遗产虽多,十多年的原封不动,所有财产都只是当年的净资产。而展家,在展家姐弟多年的努力下,早己扩大到比6家强势太多。 第二,论人力。展家这些年来公司越做越大,旗下人才多如牛毛。展家兄妹更是同心。而他,6家豪,现在手里跟本就没有能信得过的得力助手,6家以前公司内的老人,都己经老到需要退休的年纪了,如何帮他。他的两个妹妹,依晴虽有主见,但显然,被霍惊风压制的太久,做事总是需顾虑到霍惊风的态度。而依依,到是一点都没变,小公主一个,典型的芭比娃娃。所以真正能帮上6家豪的只有他那个生死与共的战友——韩。所以,他在当初看到日记后,在他明白了父亲的变心,与母亲的死的真相后,他早早就做起了复仇的打算,所以他在得到了本应在他十八岁那年领取的财产后,他帮韩重新得到了一个新的身份。还好,他的身边有个韩。

家豪盯着电脑屏幕,这些东西是他十几年的生活不怎么经常接触的,他与韩最常接触的应是武器也可以叫做凶器。但还好,他与韩不算太笨,在日本用了一年多的时间,他们己可以熟练的操做电脑。电脑上显示着近期展家股份的全部动向。是的,6家豪唯一的突破口。他的财力与人力决定着他无法与展家面对面公开的斗。但他早己通过股市这个看不到血与硝烟的战场在偷偷进行着他的计划。展家股东手里的股权,己经被他消消的购入十之七八。这些当然都是通过不合法手段取得的。展家事业正如日中天,展家旗下的股东怎么可能那么轻易放弃手中的股权呢。可万事大不过一个命字,当有人以他的命及他家人的命相逼时,任何人,特别是有钱人,都会选择息事宁人吧。韩的身手随然己无法胜任杀手一职,但吓唬吓唬人还是轻松的。况且韩并不是抢,他们是付钱的,而且付的钱是等同市价的,只不过他们的手段过于强买强卖罢了。

这些日子,家豪正在忙打压展家的股价,马上到了年报的时候了,如果这个时候有展氏任何不好的传闻传出,对展家的股价造成的影响将是不小的打击。于是近期展家总是有小股不安的力量影响着展家人的心情。展婷婷姐弟当然己经感觉到,可即便有所查觉,他们还是一时找不到症结所在。展纤纤婚后没有去度蜜月。因为她的丈夫韩一医生工作太忙,实在没有时间去陪娇妻蜜月。展纤纤本在大学就读,因为结婚所以己暂时休学,现在在公司帮哥哥,姐姐的忙。纤纤如她的名字一样,纤纤弱弱,我见犹怜。她是在一次旅行中遇到她的丈夫韩一的。在那次旅行中韩一帮了她不少忙,虽然对她一直冷冷淡淡,可她心中对这个高大英俊的男人早己种下爱的种子。当她回国后,一次街上的偶然邂逅让她重燃爱火。对韩一疯狂的追求,终于让她修成正果,当韩一接受了她的求婚后,她高兴得一如得到了天底下最好的宝贝一样。可是她的丈夫韩一,就是6家豪最好的战友最好的死党,这些是她及展家绝对想不到的。

韩一坐在医生办公室里冷笑着,这个世界多么的可笑,本来他应该是个人见人怕的杀手,现在他却坐在医生办公室,穿着洁白的医生袍,他成了救死扶伤的英雄。没错,当年家豪给了他一个新的身份之时,让他选择自己的路,他无路可选,因为他除了会杀人外他没有任何专长。可一次意外的救了一个因滑雪而摔伤了的女孩时,他现,原来他会接骨。多年的杀手训练,让他很轻松的就能分辩出这个人摔坏了哪里,需要得到什么样的救助,需要得到什么样的处理,他可以用手摸病人几下就能断定出病人哪里出了问题,是否骨折是否内出血,及这个人还有没有救的必要。这是其它医生不俱备的。可见,理论虽重要,却永远没有实践来的更快更直接。于是6家豪帮他有一个新的职业——外科医生。巧的很,当他陪着6家豪回国来到a市后,她又遇到了那个让他意识到自己专长的女孩,但是那个女孩的确很烦,烦得他几乎每天都会看到她。直到有一天6家豪看到那个女孩的样子,家豪告诉他说,她就是6家豪的表妹,当然,也是6家豪仇人的女儿。他与家豪的那种生死与共的感情让他二话不说答应了那女孩的求婚。因为他知道。这样可以更好的帮助家豪。虽然那女孩兴奋的样子让他感觉到自己又干起了杀手本行,只不过这次要杀的不是命,而是心。可他不在乎。

口袋里的手机震了几下,韩一接起电话:“家豪”

“韩,如无意外,计划可以马上行动了。”

“好,明白。”

“小心。”

简短的通话。韩放下电话,想着6家豪的计划。6家豪要在短期内击倒展家天下。这十来天,家豪一直在准备着,而他己用枪口对着十几个展家的股东逼迫他们卖掉手中所有展家的股权。并告之如果敢向外透露一个字,那么枪口对着的就不是他一个人的脑袋,而他整个家族的脑袋。说完这些话,他总会随意扔起一样手中能触及到的东西,扔到足够高足够远的时候在一枪把那东西打碎,这种震慑向来是无往不利的。教官说的没错,越有钱的人越怕死。这点他跟家豪都记得清清楚楚。

接下来的计划很简单,只要在年报之前让展家有些负面消息就可以了。

于是,展震南在短短十几天内,上报的机率直逼霍惊风,甚至于有过之而无不及。展震南身边出现了各色美女,让人对他的感觉己从展家的精英少爷变成了展家的花花公子,其间更有不少传言展震南巨资为某小姐置产购车,并花费巨资与该小姐共度法国浪漫之夜,一宿的花销七位或八位数之多。虽然展家人心知肚明这都是无中生有,但展家旗下的股东依然对此不满甚至有几个脾气不好的,当面置问展公子的能力问题,这其中大多数人则是偷偷心慰:还好手中的展氏股份己经转手,不然,在这种豪门二代败家二世祖手中,股权将会大大的贬值。最后一文不值。

展婷婷则被媒体直批断袖,多年来展婷婷的洁身自爱,在媒体的口中变成了,她不爱男人只爱女人的结果。于是所有展婷婷的闺中好友都被怀疑为同好。大多都不敢再于展婷婷来往。而曾经追求过展婷婷无果的男士们,则动不动出面并一脸了然的声称:原来她不爱男人啊?好像当初展婷婷拒绝自己,不是因为自己不够优秀,而因为自己是个男人罢了。展婷婷一气之下觉定再家休息几天,躲几天的清净,哪知各种不堪的谣言又起,有的说是出国做了变性手术,有的说是因为做了某些不卫生的运动所以染上了不治之症,气得展婷婷不顾身体上的不适,仅休息两天就重回大家的视线,并面带微笑的对大家说,自己身体很好,如果不信,哪位记者有兴趣可以跟她过几招。

展家可谓一片愁云惨雾。而展家兄妹更是一头黑线,不知自己到底得罪了哪方神灵,怎么最近点子会这么背。展老夫人心里有事,当然明白这十有**是6家豪的小把戏,可她也想不通6家豪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只为了破坏展家的声誉吗?因为当初的事自己做的隐蔽,所以实在不想告之儿女,只是对三姐弟说,让他们小心再小心,一定要防着有心之人的故意迫害,然后定了机票出国继续休养。她对婷婷与震南的能力还是相信的,她不相信一个没念过几年书的6家豪能把事业基础十分稳固的展家怎么样。

“还不上学吗?”韩一先生一边吃着早餐一边问对面的妻子。

“最的家里的事太多了,姐姐心情很不好,哥哥看着也很累的样子,所以想再休学一阵子,等姐姐好些后再去。”纤纤看着丈夫幸福的答道,她现在真的好幸福,哥哥姐姐疼爱自己,而老公又是那么的体贴。

“也好,不过别太累着了。”韩一看了一眼满脸幸福的女子。女人的幸福到底是什么?他给不了她幸福,却可以给她不幸。

“老公啊,你也要注意身体哦,最近我老是要分心娘家的事,忽略了你,你不要往心里去哦,等过一阵子,我一定安安心心的只做你一个人的老婆。”纤纤讨好的对着韩一撒娇。

“你别太辛苦就好。我无所谓。”韩一不看她,专心的吃着早餐。

“真是,没情调。” 纤纤早己习惯韩一的冷硬,还好,他现在是她的老公了,冷点就冷点吧,他一向如此。不过心还是热的,不然怎么会关心自己,怕自己累着呢。纤纤幸福的想着。

“我吃好了,去上班了。”韩一起身,回卧室换衣服。纤纤马上起身。为丈夫把外套送上,还有车钥匙,手包。然后笑咪咪的把丈夫送到门口。只等着韩一亲自己的小脸一口夸自己一句真乖。可韩一头也没回的就出了家门。

“真是没情调”依依不满的在韩一走后大声喊道。只换来韩一若有所思的回视一笑。

纤纤简单收拾了一下餐具,然后回房换衣服,打扮,拿起包包和车匙也出了家门,直奔展氏,今天她还约了婷婷及几个女伴准备一起去泡吧轻松一下。当然己经告诉了她的亲亲老公,今天晚上自己解觉晚餐或者来“蓝灵”酒吧与她们一起疯玩,韩一果没没有给她意外,他选择了自己解觉晚餐。

纤纤准时来到展氏,看到展氏又是一片愁云,忙跑去姐姐的办公室。

“姐,怎么了?我看大家今天不对劲。”

“没什么事,纤纤,你不用太着急,一切都会好的。”

“到底怎么了嘛。姐,你得告诉我啊,你不告诉我,我会更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