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家豪(1 / 1)

我的人生从十岁那年开始改写,十岁以前,我是天之娇子.我的爸爸,a市地产行业的垄断者,全国闻名的地产大亨.我的妈妈,拥有美丽的容颜,显赫的背景,她是展家的千金,展家的公主.所有展家的财产都有一半在她的名下.在我的印像中,他们是那样的恩爱,那样的合美。妈妈永远会微笑的注视着我。爸爸每天都会陪我一起疯一起玩一起踢球一起游泳。爱与亲情伴随着我长大。我是这家唯一的儿子.是所有人眼中的天之娇子.我还有两个可爱的妹妹,依晴,依依,依晴小的时候非常聪明也非常倔强,她的性格像爸爸.她经常让我觉得她比我更适合做6家的儿子.依依小的时候不哭不闹只爱笑,是我们6家最为乖巧的小公主.我曾经拥有一个多么幸福的家啊.

可是天下哪有那么多的幸福,哪来那么多的美满,十岁那年的天翻地覆,十岁那年的血流成河,十岁那年的大红喜字红的如血一样刺眼.一夜之间,让我由天之娇子变成了落魄的孤儿,一夜之间,让我的父母从此与我永别人间.一夜之间,我的妹妹,从此再不得相见,一夜之间我失去了所有值得骄傲的东西,一夜之间我变得一无所有。留给我的只有无数的疑问与不解.还有妹妹那哭红的双眼与哭哑的声音一遍一遍的鞭挞着我的心。

还记得临行前,四岁的依晴紧紧拉着我的手哭得撕心裂肺,我是多么的不想放开,我拼了全力去抓,我使出混身所有力气却挣不开牢牢抓住我的舅母与她的保镖的手,我无力的只能眼看着与依晴的紧握的小手慢慢的分开从手掌到指尖.看着我的妹妹泪水花了脸颊,看着她稚嫩的身子充满了永不放弃的力量追着车子不停的跑,不停的摔倒,再坚强的爬起,再摔倒再爬起.看着她胖胖的小腿上的鲜血与青紫.看着她倔强的小脸上的不服输不认命却又无可奈何奋力一追的神情,看着她满眼的不甘落下的眼泪.看着她筋疲力尽的倒在路边绝望的看着车子,盯着同样哭喊着的趴在车后窗却无能为力的我.她大喊着:哥哥,回来!哥哥,回来!让我怎能不心如刀铰.刚刚与父母天人永隔的我们,被强迫的再次学会什么叫生离。当依晴终于现她无法改变什么,穷尽她所有力气仍无法跑得过汽车的时候,我听到一个稚嫩却嘶哑的声间大声喊道:哥哥,我等你回来,我会照顾依依。她还是那么坚强那么有主见。她的确比我更适合做6家的儿子。转身时无限的悲伤涌上心头,我的妹妹啊,孤单的跪坐在地上痛哭的妹妹啊,你可知道,我们再没有往昔美好的生活了,哥哥曾因为一个佣人数落了你一句,而去跟那个佣人争个你死我活,争到一向宽己待人的妈妈不得不辞退那个倒霉的佣人,而现在,哥哥只能眼睁睁着的看着你孤独的跪坐在地上泪留满面,无助的大哭,我多想亲自走上前去把你抱起,轻抚你腿上的伤痕,帮你擦拭着那膝盖破损处的鲜血。心痛啊,连个追上来哄你的人都没有。你却还要来安慰我说,你会照顾依依,面对你的坚强与绝望,让我怎能不心痛。

在痛苦与无奈中,我被送到英国,依晴那撕心裂肺哭喊仍在耳边,她对我说她会等我回来,我暗暗誓,我会好好的生活,好好的学习,等我足够强大了,我要回去找她们,我要补偿她们己失去的亲情。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初到英国,随行的佣人拿着舅母给我的全部生活费与学费弃我而去,我流浪在英国的大街小巷,我费劲心力终于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找到了当地的中国大使馆,我满心雀跃的等着亲人的安慰与关怀。当我看到舅母的身影出现在大使馆,我飞奔而去,就像见到了妈妈,那时的她是我所有的依靠,所有的希望。哪怕她只是冷冷的看着我,没有给我丝毫的宽慰。最终她还是把我从领事馆领回,带我到了一个码头,用冷的刺骨的声音对我说:从今以后,我不想再见到你,不想再听到你的声音,从现在起,你的死活与我无干,你自生自灭吧,如果再有人让我认领你,我希望领回去的是一具尸体。她把我交给了一个猥琐的英国人,并帮我支付了最后一笔钱。那个人是专门从事非法偷渡生意的蛇头。而舅母对他说,随便把我送到哪里都好,越远越好。只差没对他说,最好把我送到阎王殿。从此就真的可以再无瓜葛了。

我惊惧的看着完全陌生的舅母,我哭着求她,不要扔下我,不要丢我在这里不管,她依然用那双昔日温柔的眼睛冷冷的看我,不说一句话,眼看着我被蛇头抓到船上扔在甲板上。头也不回的转身走了。我完了,我知道我完了,一个失去家人保护的小孩,一个被家人残忍抛弃的小孩会得到什么?蛇头阴险的看着我,我和道我的人生要么结束,要么将阴暗无比。

我活着,最终我还是活了下来,不知道多少天的海上漂泊,多少天的不见天日,我还是活了下来,每天吃着从甲板上扔下来的干面包,每天喝着不干净的混浊的水,我仍然活了下来,无数次的昏迷,总是看到我的妹妹跪坐在地无助的嘶喊:哥哥回来,哥哥回来。我总会在这种声音的呼唤下惊醒,我能得到如此待遇,那我的妹妹们呢?她们又将如何。我要活着,活着回去找她们,她们生,我会用自己的一切来补偿她们所受的委曲与不公。她们若己死,我会拼尽我生命的最后为她们报仇。所以我必需活着,哪怕活的像狗一样,我依然要活着。最后,我被送到了一个不知名的荒岛,一个人命如草芥的荒岛。开始了我人生的另一篇章,那是通往地狱的捷径。在那里,只有两条路,要么真的下了地狱。要么便成为来自地狱的使者。

这个小岛是专门训练杀手的地方,训练成为真正的杀手后,再被卖到需要杀手的地方。没有温情只有无尽的杀戮与流血。前一分钟还在一起的两个人,下一分钟就会成为互杀的对手,而最后的胜利就是用另一个人的生命为代价。跟我同船的两个男孩是被蛇头拐卖到这个地方的,我则是蛇头顺便转卖的。一个被家人抛弃的小孩,他没有把我直接丢在海里喂鱼己是仁慈。再得到舅母的一笔钱后,我又帮他赚了一笔卖身钱。但同时,他也留了我一条命。

我麻木的在这里过着日子,接受着各种严酷的训练。我身上的仇恨让我比别人更加努力更加坚强,我要活着,活着才能见到我的妹妹。这是唯一让我活下去的理由。

每天都要不停的杀人,这里最不缺少的就是生命,最不值钱的也是生命。每天都有无数被拐卖的孩子送到这里,强制训练两个月后,就开始过那暗无天日的杀手训练生涯,早上醒来看见天上的太阳是一件多么让人兴奋与幸福的事。因为在这一天里,危险随时伴在你的身边,不知道哪个人会突然向你出袭击。不知道当晚你还能不能躺在床上睡觉。也许今晚就将永眠于地下了。多少次被对手击中要害,多少次眼看自己就再也起不来了,只为那一句:哥哥回来,哥哥回来。我便聚集起全身的力量奋力一击,这一击往往必中,往往直接要了对手的命。我明白,那不是我一个人的力量,那还有着一个妹妹对哥哥的全部期待,那还有着一个承诺,一个沉得压死人的承诺。那是依晴与我合二为一的力量,那是牵扯着依晴与依依的一股无比大的力量。多少个九死一生,多少个血光之夜,多少个昏天暗地,多少条无辜生命在我手中逝去,只为换来自己的偷生。因为我要活下去。

苦苦训练十个年头,在我二十岁那年,我终于成为一个顶尖的杀手,我被人买走了,以十位数的价格卖给了一个越南毒枭,同时被他买去为他卖命的还有同岛训练的另一个杀手——韩。他没有名字,他从三岁起就被人拐到岛上,他还来不及记住自己的名字。在他被送到岛上后,现他的小罩衣上绣着——han。于是大家都叫他han。他跟我一样是亚洲人。所以我们被卖给了同一个越南毒枭。从此死生与岛上再无干系。我们一生将听命于这个越南人,直到他死,我们才能得到自由。

命运再次摆了我一道,我与我的雇主的第一次交易便遭了暗算,对方居然布下了天罗地网般的炸药,不惜炸掉整个小岛也要除之而后快,我与韩凭着多年的身手终是留下了一条命,我们的雇主再这次爆炸事件中丧生,而我跟韩虽然受到了重伤,多年的历练让我们终是活了下来,只是身手再不像以前那样灵敏,我们用了十年的时候训练,却仅用了一天的时间失去了这个赖以生存的技能。而我们的雇主到死也没意识到花费了他十位数请来的杀手依然不能保他平安。因为他忘了,杀手最大的本事是杀人,保护雇主安全他应该请的是保膘,显然,他请错人了。

我与韩终究逃过一劫,但我们身上还有伤,却没了经济来源,从日本的小岛苦熬了十来天终于遇到一艘过往的船支,我们顺利回到了日本6地,没有钱的日子是难熬的。这个时候我们两个曾经绝顶的杀手干起了抢劫的勾当。这样昏昏暗暗的过了半年时光。在一次抢劫后的清理中,我们现今天有了笔大收入,一个高档的女士皮箱,里面尽是高档的时装,成捆成捆的美钞,大量的珠宝足以我们在一年内可以尽情挥霍不用工作。当然变卖珠宝也是需要技术的。不然我们早就让人逮住了不是吗。在这个皮箱里还有一本精致的笔记本。它让我本就阴暗的人生更加无光,让我不得不重新面对生活,重新审视人生。这个皮箱的主人是我那无情的舅母。(全本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