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折(1 / 1)

6家豪回来了.

在展纤纤婚礼的那天,出现在纤纤的婚礼上,只是他刻意隐瞒身份,他没有张扬.因为他还有很多需要做的事.比如,他要重组6家.他要6家再次出现在豪门聚会中,他要再现当年6家的雄风.婚礼那天,他没有理会任何人,只是单独找到了他的舅妈展老夫人."舅妈,我回来了.""6家豪?""是.""你怎么回来了?你要干什么?""不用那么激动.我能干什么?难道你做出了让我应该做些什么的事吗?""你不该回来.""我不那么认为""你回来又能怎么样?6家己经完了,为什么不能安安静静的过你自己的日子.""在我6家灭门以后?在年小体弱的我被你扔到国外以后?在我两个可怜没人管的妹妹被你强逼送人之后?你认为我能放过你.放过你对我6家的蚕食.你丈夫灭了6家的人.你却要来灭掉6家的心.你比舅舅更残忍.他还留了我们一条命,你却让我们生不如死.小小年纪便让我认知到什么叫做生离死别.""当初真的不该留你.""是的,当初你若杀了我.也许你可以安享晚年.但很可惜,我还活着,我活着的目的就是让你及你的子女也尝尝我当初饱受的痛苦.""滚.滚回你的国家去.""我会滚,但不是现在.""哈哈哈哈……你想重整6家?只要我活着.这世上就没有6家.""那你真不该活着.但我也不打算让你死.因为我要你活着张大眼睛看你的儿女是怎么承受我当年所要承受的一切的.我要让他们知道他们的好母亲是一个多么恶毒的女人,是一个多么残忍的女人.""真后悔,当初心软留下你.""我也同样认为,这的确是你此生做的最错的决定.""现在想杀你,也不是难事.""我想让你心痛更加易如反掌.这场婚礼就是我送你的最好礼物.舅妈,你真是太不小心了.""你什么意思?""我的意思是……我那小表妹的幸福来得太容易些了.你们展家好像没积那么厚的德." 6家豪转身走了.留下展夫人一脸错愕的坐在轮椅上呆.******************************************霍氏集团办公大楼霍惊风审视着坐在自己面前的6家豪.以他多年来看人的眼光来看,6家豪很危险.表面上淡笑着坐在他面前,心里只怕早己波涛汹涌了吧.他这次回来究竟想要做什么?不可能只是为了依晴与依依的抚养权吧.这几年看来他过的不算太好,不然眼底哪来这么多的沧桑与坚韧.哪来这么多势在必得与心有不甘.霍惊风一时在家豪身上看到了太多不该看到的东西."就这么简单?"霍惊风喝了口咖啡,眼睛直视家豪."就这么简单."家豪很坦然的答着."我要是说我不同意呢."惊风从没有打算对依晴放手过."这由不得你,我才是她们的亲哥哥,我现在回来了,有权要回她们的监护权."家豪陈述着事实,在法律上,他的确比惊风更有权利."这话留着跟洛家说去吧.你忘了依晴年满十八岁了吗?"惊风脸上露出一丝嘲笑."我对洛家还真没太大的信心,毕竟他们待依依如同亲生."言外之意非常明白,直指惊风对依晴的暴政."你这话的意思,是我霍家对依晴不好了."惊风把他理解的意思重申一下."你说呢."6家豪回视着."她跟不跟你走,你问过她的意思了吗?"惊风不与他在这个问题上多耽搁时间."她的意思?霍惊风,你什么时候让她有过自己的主见."虽然没在妹妹身边,可他听说过霍惊风对依晴管制是多么的严厉与独断."哈.的确没有.所以,以后也不会有.对她,你死心吧.奉劝你,你身上的担子有多重你比我清楚.你若想重震6家的声威,就不要给自己多添对手."惊风表明自己的态度."有道理."家豪的目的己达到."什么条件,说吧."惊风不想跟他多磨蹭."让依晴暂时回到我身边,最多一个月."家豪不理会惊风眼里的不耐与不满."办不到.别的要求还可以考虑." 惊风心里不解他到底想要做什么."那就没有谈的必要了.希望你考虑清楚,依晴的个性问题,她会在见到我以后,还对你那么唯命是从吗?"家豪对依晴还是有信心的,相反,他对依依一点把握也没有."试目以待."惊风怎会怕他的威胁.依晴现在对自己如此依赖,如果真的要她选,她也不一定会偏向6家豪那方.当然,也没有把握她会站在自己这一方.这磨人小妖精啊."好,那么,晚上我会去府上叨扰了.麻烦先知会一下伯父伯母.""好说."惊风看着家豪起身离去,眼底隐有杀气.有一种除之而后快的冲动.但他明白,如果自己那么做了,依晴跟他便再无可能.所以,他忍.******************************************霍氏大楼餐厅"你今天怎么这闲."惊风今天心情不爽.懒得理洛劲雷."他没来找你?"劲雷是为了依依的事来的."来了."惊风心不在焉"你怎么不着急啊,他今天来跟我谈依依的抚养权问题."劲雷看着惊风,不解惊风怎么 不急."他跟我谈的是一样的问题.""你怎么说?""还能怎么说,不同意呗.""那他呢.""我相信,他跟我谈的与跟你谈的是一样的问题,所以,别跟我费话了.我现在心情十分不好.走,打球去."惊风不想跟他再这件恼人的问题上再耽搁了,拉着他去球室了两个人累得一身臭汗.终于停下.惊风心下己有主张.劲雷好像也放下了不少.

"跟他合作.""跟他合作."两人同时说出这四个字"依晴的性格我太了解了,我越强制的不让她去,她最后非得去不可.所以我宁愿放她一个月." 惊风自我解嘲着.

"依依一定不舍得离开我们,可是在法律上,他比我们都有资格.我不想伤害依依,借这个机会让依依长大,也未见不是一件好事."劲雷自我安慰着."今晚你也过来吧.他今晚会去我家."惊风决定面对这件事."我会带依依一起过去的.你尝过让人生生割去一块肉的感觉吗?我想现在我尝到了."劲雷苦笑."他一直在尝.有人割了他很多刀.所以他来讨债.我们只不过是他讨债的工具罢了."惊风意味深长的回答."啊!"劲雷大吼.希望借此能缓解一些压力.惊风拍了拍他的肩膀,走进浴室,希望自己有精神面对今天晚上的变故,希望6依晴不要让他失望.劲雷躺在球室一动不动.他在品尝心痛的感觉.不知今晚依依得哭成什么样子.他不是没想过跟6家豪对薄公堂,来争依依的抚养权.可是他怕输.因为他输不起.他不想也不愿看到依依的眼泪.所以他宁愿用这一个月换.长痛不如短痛.如果这一个月能换来依依永远的监护权,他认了.想着如何跟父母说起这件事,不管身上的汗水,连澡都懒得洗,先回家再说吧.先得把二老给安抚住啊.******************************************依晴放学后碰到了张杰.其实是张杰在等她."你哥没难为你吧."张杰问."没有,你呢,那天怎么脱身的.""你一走,就散了,没了主角,我们还演个什么劲?"张杰低头笑了一下."还好,嘿嘿,你不会怪我吧?"依晴抬起头看着张杰."怪你什么?怪你把情书交给老师?""不怪吗?""荣幸,那么多情书,只要我跟楚风被老师点了名,我感到很荣幸.""有病,我感到你很有病."依晴看着他,故意生气道."别生气了.我要走了."张杰有点感伤."我生什么气啊,你不生我的气就好,对了,你要去哪?转学吗?""嗯,我爸调走了,我也得跟着转走."张杰深情的看了依晴一眼.他喜欢她,喜欢她的洒脱,喜欢她的不作做,喜欢她的美丽,喜欢她特有的味道."我会通过电子邮箱跟你联系的,放心,我会永远在你身边陪着你,到那边不要因为没有朋友哭鼻子哦."依晴看着张杰,其实他不错,真的不错,比楚风稳重,比惊风大度.如果没有霍惊风,那么她一定会选他,大度包容优秀稳重的男人,是每个女孩的梦想不是吗."这个,想送给你,不知道你会不会收下,不会又要上交你哥或老师吧."张杰拿出一个小巧的牛皮纸袋."分手礼物吗?那我可不要"依晴假意开玩笑,马上拒绝.她不想惹麻烦,她不想让霍惊风找自己的麻烦."不是,是因为真心喜欢你,才送的.不要也没关系."张杰看出她的不安.缩回了手."哦,这样啊,那我得收下.有人真心喜欢我,我当然也要真心接受朋友的心意了!"依晴看出他的尴尬.帮伸手抢回."谢谢,我明天就不来了,在这个城市,你是我唯一记忆.希望以后能有机会再见面.希望那时候的你,别有那么多的顾虑.比现在更开心."张杰说完,趁依晴不备偷亲了依晴一下,转身就走了."你讨厌啦!!!"依晴摸着那个吻.心里倒不是十分反感,虽然那是她的初吻.******************************************哇,居然耽搁了这么长时间,今天还有形体课,好像小云也要跟她一起上课.还好车子还在等她,小云己经很不耐烦了."你干嘛呢,乌龟爬得也比你快啊."小云不喜欢等人,特别是等不喜欢的人."是啊,我知道.你的确比我快多了."依晴懒得理她,回想着张杰.有这个人在的时候,总是默默的关心自己,帮助自己.一下走了,心里有点空空的."你……真讨厌."小云知道跟她斗嘴,自己讨不到便宜.依晴不理她.专心想着自己的事.纸袋里的东西还没有来得及看,连同纸袋一起放进了书包,她不想让霍小云逮到什么机会去惊风那里告状.一路无语.******************************************霍家正厅霍老大,霍夫人.霍惊风.都己坐在客厅.看着对面的6子豪.心下各有不同心思.洛夫人早己红了双眼,洛爸爸沉重的坐在沙一端.劲雷搂着怀里一直哭的依依正在哄劝."哥,我不走,我不要跟他走."依依呜咽着说着自己的意愿.她对6家豪是没有任何印像的.她对于自己的养女身份倒是有一点点认知,那还是上次依晴与小云大打出手的那场宴会后,小云曾说她是没人要的拖油瓶.那个时候她就问过哥哥,后来妈妈与哥哥耐不过她的一再盘问,告诉了她的确不是洛家亲生的女儿.她当时着实难过了一阵子,爸爸妈妈与哥哥也跟着紧张了一阵子.后来她忽然想开了.洛家待自己跟亲生女儿一样,整个洛家哪有人不疼她不宠她.不是亲生的又怎么样,所以她不问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但跟依晴的感情更加亲厚了.从此再也不提这件事,对洛劲雷更加的粘着了.有一次居然对洛妈妈说.我长大后嫁给哥哥好不好,这样我就永远不用离开你们了.洛妈妈与洛爸爸大笑,洛劲雷当时就像现在这样抱着她,红着脸对她说:你一定要记住你自己说的话哦,长大后嫁给我.洛妈妈与洛爸爸笑的更大声了.从此这话就再也没人提及.哪想到,今天6家豪过来要人.洛家居然同意把自己送回去,思及此,依依眼泪更如断线珍珠一样流个不停.躲在劲雷怀里不肯出来,更不愿认眼前这个陌生的哥哥.依晴与小云下课后己是黄昏时分.走进霍家大宅,先映入眼帘的就是眼前一幕.依晴看到依依的眼泪,及客厅中间坐着一个眼熟悉年轻男子,这男人有种亲切感,他是谁?走到依依面前.弯下腰,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嘲笑道:"羞不羞啊你,这么大了还老哭鼻子."没人理她,气氛好怪.看着家人均己到场,又看到眼红红的洛夫人及沉重的洛爸爸,在场的还有一个自己不认识的男人.怎么了?依晴心里打鼓.抬头看惊风.惊风没理她.眼睛移向另一边.这边的6家豪己经看直了双眼.这女孩长的跟妈妈好像啊,根本就是妈妈的翻版啊.是依晴,一定是依晴.依依对自己没有丝毫感情.那依晴呢,会不会与依依一样.家豪心里打着鼓.依情感觉到了今天的气氛不同,她隐约感觉到了什么,但她暂是不想接收任何信号,所以她选择转身上楼,那个人会是家豪吗?会是他吗?

"站住.没看到家里有客人吗?"惊风看她要逃,马上喝令她."我身体不舒服."依晴不敢回头去看.她心里忽然很怕那是家豪."小云上楼,依晴过来."惊风简短的命令着.霍小云不甘不愿的走上楼去.依晴留在原地动弹不得.没错,应该是哥哥回来了.不然依依不会哭,不然洛家人不会全体集合来这.她缓缓转身.惊风己走到她身边,拉着她的手走到客厅中间."依晴,看看这是谁?"惊风沉声把依晴拉到身前.让她站在6家豪的面前.依晴抬起头,紧盯着眼前的陌生却亲切的男人.欣喜,恼怒.离愁.悲哀一古脑的全涌了上来."依晴,不认识我了吗?"6家豪自嘲的笑道.两个妹妹,一个哭着喊着不跟自己走,一个近在眼前却不认识自己."……"依晴无语,她明白,站在眼前一定是家豪,可他为什么现在才回来,为什么才来找她们姐妹,她曾经夜夜想他,天天念他,怕他一人独居在外无人陪伴,怕他没有父母的关照生活艰难.所以十八岁时才会想都不想,直接把自己名下所有财产转给家豪,可这么多年以来.连个电话或只字片语家豪也不曾给她过.现在一下子现身,依晴又喜又气."家豪哥.你是哥哥?" 依晴看着与儿时完全判若两人的眼前的这个男人,只有她,能牵动霍家与洛家两家.只有他能让她有这种由衷的亲切."是我.依晴,好久不见,想我吗?"家豪听到依晴叫自己哥哥那一瞬,太多的前尘往事涌上心头,眼底一热.强压住不让眼泪掉下来."哥!!"依晴挣开惊风的手,扑到家豪的怀里.惊风站在他们兄妹二人的后面,心里落漠之感由然而生.依晴在家豪怀里哭了个天晕地暗.她有太多的压抑需要释放.也有太多的离愁要向家豪诉说.依依听到依晴哭泣的声音,在劲雷怀里更是哭个没完.整个霍家一片愁云残雾."好了.先把事情说清楚,以后怎么办,然后你们再哭."霍老大看不得这种哭天抹泪的场面.再看着自己儿子一脸落漠.更是生气.这小子,一碰到6依晴的事就完全没了往日的沉稳.依晴,依依纷纷收声止泪.家豪稳了稳自己.开口说道:"很感谢这些年来霍伯伯霍伯母对依晴的扶养,也同样感谢洛伯伯洛伯母.这些年来.侄儿单身在外,心中一直不能放下两个妹妹.现在既然侄儿己经回来了.希望把妹妹接到自己身边照顾,也是对父母有所交待,更可以尽一下为人兄长应尽的职责."家豪说完,客厅一片寂静,没有一个人开口,只听得依依小声的抽泣.小手紧紧抓着劲雷的衣服不肯松开.霍老大直视前方不表态.霍夫人眼里无丝毫表情,心底盘算着一会将会有怎样的好戏生.洛夫人全是悲色.劲雷虽对她说只会分开一个月,可她心中不愿不舍.自己从小照料大的依依.多么的娇生惯养,能适应离开洛家的日子吗.看着依依哭的像个泪人,更加悲从中来.洛爸爸伸手把娇妻搂在怀里.不时叹气.这孩子,回来就回来吧,非得把妹妹们接回去,干什么.唉.霍惊风低头吸烟,心里想着.6依晴啊6依晴,多年来待你比别人都要亲厚.事事把你摆在心中第一位.还是抵不过你心中的骨肉亲情啊."6家豪,你可想清楚了.她们两个自小娇生惯养的,带在身边就是两个麻烦.你还有大事要做,不怕她们耽搁你?"惊风扔下手中烟蒂.抬头问道."照顾她们姐妹二人,本就是我责任.谈不上麻烦.再大的事,也没有她们两个在我心中的位置重."家豪回应着惊风的问题."好,今天不早了,明天我把依晴给你送过去."惊风扔下这句话,转身就要走.他不想再面对这样场面.依依一听霍大哥要把依晴送还6家,想想一会爸妈哥哥也会把自己送还给6家,不由悲从中来,再次哭倒在劲雷的怀中."能不能缓两天啊,你也看到依依现在的情绪多么的不稳了定."洛夫人开口求道."依晴,依依,明天我会来接你们."6家豪也不想面对这种场合,起身告辞.他不想理会洛夫人的请求.因为他知道,自己只要一松口,依依就更加不会跟着自己走了."各位,我先告辞了.打扰之处,敬请见谅."家豪转身便走,他心里比谁都不好受."等一下."依晴擦干眼泪.对家豪也是对惊风开口道."你们是不是早就决定好我跟依依的去留了."依晴的倔强又上来了.她不满意,不满意眼前生的每一件事,她心里一直惦记着家豪,但并不代表她愿意就这么跟着家豪去.她的去留为什么不能由着自己做主.他们凭什么不顾自己与依依的想法,就己决定她姐妹二人的去留.没人回答她."霍惊风."依晴直指霍惊风."是,早就定好了."惊风正要回房,听到依晴的问话,冷声答到.心中又喜又怒.喜的是依晴不愿跟6家豪回去.怒的是这丫头的倔劲一下来,怎么单找自己犯倔呢.你自己亲哥哥也是这事的参与者,你怎么不难为他去.真是."我跟依依算什么?由得你们送来送去?你们有没有再乎我们的想法与感受.6家豪,这么多年来你只字片语不曾给过我姐妹二人.连个电话都不曾打过一个.现在你回来说要带走我们,我们就一定要跟着你吗?你早干什么去了?"依晴的个性就是这样,平时被压制着.表面很乖的样子,一旦爆,冷硬而无情."依晴,我有难处."家豪看着矛头指向自己,也不躲避.难怪听人家说霍惊风身边有个小野猫,初时被她的柔顺骗了.原来.真是个小野猫啊,跟小时候一样.果然是我的小依晴.依晴不理他,转而把矛头指向洛劲雷"你呢?你平时不是最疼依依吗,依依哭成这个样子,你不会对我说你无能为力吧?"洛劲雷,这种时候,你居然跟霍惊风一样,不管不问我们的感受,强行决定了我们的去留."……"劲雷无语.抱着怀里的依依,他说不出什么."好,你们做的都很好,打着什么都是为我们好的旗帜,做些我们不愿意接受的事.把我们想法抹杀.对我们的眼泪视若无睹.这就是你们的所谓的关爱?那我告诉你们,我不接受,6家我不会去,霍家我也不打算留了.至于依依,你只能自求多福了."依晴赌气的盯着霍惊风.这个男人,前几天还对我说,在他心里我是跟别人不一样的,是他看得最重的人,今天6家豪来要人,他连留都不留."依晴"6家豪显然接受不了依晴刚才的言论.霍家夫妇,洛家夫妇均己看傻.平时有惊风在的场合.见到的依晴大多是低眉顺眼,如此慷慨激昂倒是第一次见到."姐姐,我也跟你走,我也不要他们了"依依跳下劲雷怀抱.伸手紧紧搂住依晴,现在依晴在她心中的形像是高大的.勇敢的.无比伟岸的."家豪,你先回去吧,我明天亲自把她送到府上."惊风不理会她的慷慨陈词."那好,我先回去了.依晴依依,你们好好休息."家豪现在理解为什么霍惊风对依晴如此专断了.依晴果然不是好管的."霍惊风,你凭什么?"依晴拼了.惊风狠瞪了她一眼,依晴还是怕的,立刻收声.哼,但她心中仍然不服."洛伯父洛伯母,今天事情太过复杂,我不留二位了,你们也好好安慰一下依依吧."惊风送客意图明显."爸,妈,你们回房休息吧.留她一个人再这疯吧.""桂姐,你吩咐一下外院,今天给我盯紧了,不许二小姐跨出大门一步"惊风说完,不理依晴,独自上楼.霍氏夫妇送走洛家一行众人后,也回房休息.独留下依晴傻站在客厅.******************************************门如霍惊风预期的一样,被依晴一脚踢开.依晴就是这样,一旦爆,当时什么都不怕.过后再后悔当然也晚了."就那么讨厌我,想我走?"依晴不服气的直视着惊风."你说呢."霍惊风走过去,把依晴搂在怀里,低头深吸了一口,依晴身上的味道永远是那么甜."你放开我,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前几天你不还说我跟别人不一样呢吗,现在人家一找你要人,你就二话不说把我送出去.你怎么能."依晴扭着身子.泪眼迎向惊风."如果我说,我不同意你过去,你会听吗?"惊风看着依晴,如果依晴现在给他一个肯定的答复的话,那么,他不在乎做一个出尔反尔的小人."我……"是啊,舍不得离开惊风,但6家豪是自己的亲哥哥啊.如果惊风不同意她过去,那家豪怎么办?这么多年来,他都是一个人孤身在外的.自己身为妹妹不应该多陪陪他吗,依依当年小,记不得家豪了,这己让家豪十分难堪,自己在不认家豪,那家豪该如何自处.他们是亲兄妹啊,流着相同的血液.想起小时候家豪对自已的疼爱.依晴无语了."去吧,知道留不住你,所以才想让你安心去的.哪知你又闹这么一出.你什么时候能让我省点心啊."惊风无力的看着她.她心中怎么想的,惊风能猜出十之七八."那,那以后我还能见到你吗?"依晴终于理清了.是啊,如果惊风强行不让自己跟着家豪,只怕现在自己也会因此与霍惊风大闹特闹吧."傻丫头,脚长在你自己身上,什么时候想我了就来找我."惊风看着她,知道自己在她心中地位还是很重要的,算是比较心安.这些年,也终究是没有白疼她."哥~~"依晴扑进惊风怀里撒娇."自己到了那边,凡事小心,你哥哥这次回来有很多事情要办,不可能天天关照你,自己要学会照顾自己.有什么事情处理不了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惊风搂着依晴无奈的嘱咐."知道了."依晴趴在惊风的怀里不愿出来.这个怀抱好暖和啊,好安心啊."我不在你身边,不许放纵自己.在家什么样,到那什么样,别让我知道你不学好,小心你的屁股."惊风太了解依晴了,一旦他撒手不管,6家豪忙起来分身乏术,难免照顾不到她.不一定能给你惹出什么麻烦."知道了~.我都要走了,你怎么就不能说点好听的."依晴撅着小嘴继续撒娇."哈,又不是多远,都在一个市,住的也不算太远,想见就能见到,你至于吗你.别搞得生离死别似的,臭丫头,是不是舍不得我了."惊风刮着她的小鼻子."哪有.哥,我今晚跟你睡好不好."依晴撒娇.其实霍惊风不凶的时候,对她是有求必应的.她心里的确舍不得.这些年来,自己都是活在霍惊风的羽翼下.凡事都有霍惊风帮她承担.惹了祸也有霍惊风帮她收拾残局,过后虽然不会轻饶自己,可现在那些都不重要了.她现在心里更多的是少女的离愁.早已习惯天天跟他在一起的日子,早己习惯凡事跟他报备的习惯.早己习惯大事小情全推给他,让他帮自己拿主意定结论的日子.早己习惯当他的米虫,伸手向他要钱花的日子,太多习惯让依晴现在份外的不舍."不好,你都多大了."霍惊风当然想搂着她一起入眠.但他不敢,他所自己控制不住直接把她办了."哥~"搂着他的脖子撒娇,以前都是犯了错才这么撒娇,借以逃过一顿责罚,今天则是因为不舍离去不舍从此少了霍惊风的生活,所以撒娇耍赖就是不肯离开霍惊风的身上."……好."惊风和衣搂着怀里依晴躲在床上,听依晴一会哭一会乐的说着话.直到睡去.夜里,霍惊风看着熟睡中的依晴.眼角还有泪痕.帮她轻拭去.看着她熟睡的面容.心中暗想:6依晴,当你再回到我身边的时候,你便不是我的妹妹,而是我的女人了.(全本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