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出现了(1 / 1)

"哥,为什么不带我去啊?" 刚刚睡醒的衣晴得知惊风不打算带她去参加展纤纤的婚礼.一早上就穿着睡衣跑到惊风房里质问.

"你今天的任务多,那种场合乱轰轰的没什么好玩的,老实在家呆着,啊."霍惊风一边换衣服一边懒洋洋的应付着坐在自己床上一脸不解的依晴."我有什么任务?"依晴一脸不解夸张的问."今天你的钢琴老师会来辅导你.我也通知了你的形体老师来指导一下你的礼仪,最近你越来越放肆了."霍惊风打定主意不带她去.开玩笑,那种狂蜂浪蝶聚集之地.他一个照不到,依晴就会多出一打的裙下之臣了.他不想给自己找麻烦."我不要!"依晴抗议.多久没逼自己学那个了,今天霍惊风怎么就跟自己过不去呢.我就说嘛,小云昨天挑礼服的时候,哥哥怎么不让自己下楼去挑.逼着自己在书房陪他说话.原来是不想带自己去."你试试."霍惊风正容.看依晴的眼光中充满了威胁."你就会欺负我,哼!"依晴不敢与他明着顶撞,一气之下跑回自己房间生闷气去了.惊风收拾妥当.他跟展震南的关系向来不错,今天得早点过去看看.走出房间,正要下楼,忽然想起什么,转身走向里面的依晴房间,在门口敲了两下说道""不让你去自有不让你去的道理,你要是皮痒了,就不听我的话试试."转身下楼去了.楼下,小云一身鹅黄色小礼服映衬得分外娇嫩.霍夫人满意的看着女儿.望族聚会就是这样,总希望在这种场合给自家的儿女找寻一个理想中的另一伴.所以当然要打扮的漂亮了.霍老大正坐在沙上看着报纸,报纸整篇全是关于今日大婚的报道,展家的势力不容小靓啊."爸,妈,我先过去了,答应震南今天早点过去帮忙的."惊风走至门口,知会了声就要出门."知道了,我们一会就到."霍老大应到."怎么依晴不去吗?"小云很诧异.哥哥不是什么事情都会把依晴带在身边的吗?

"她今天有事."惊风回了一声走了.霍老大看了儿子一眼,摇头笑了.这小子,又安的什么主意.霍夫人心下马上明白了霍惊风的用意.想想也对,她女儿小云待字闺中,当然需要多接触一些异性.而依晴明显是被惊风内定好了的媳妇人选,当然不需要借这种场合结识异性了.这样也好,没有依晴,小云就少了一个竞争对手.******************************************"哥,这身漂亮吧!"依依一身珍珠色及膝小礼服配上珍珠套饰更显娇俏.原地转了个圈,非让哥哥夸自己不可."小祖宗,快点吧,我答应了震南早点过去的,你跟妈一块去不就得了,非要跟着我,一会晚了,可怎么跟人家交待." 劲雷快被依依逼疯了,一早上换了不下二十套的礼服.从早上试到快中午了还没选到中意的."哥讨厌!" 依依转身不理他了"是哥不好是哥不好.依依穿什么都漂亮,好了吧!"劲雷马上去哄.他可舍不得看着妹妹不高兴.天天捧在手里都怕吓着."嘿嘿!哥哥最好!"搂过劲雷的脖子照着脸就亲了一口.她向来是见好就收的.要不怎么这么讨人喜欢呢!啦啦啦,我是快乐的小公主!嘿嘿嘿,我是洛家的小魔王.劲雷满脸红光. 他害羞了.没事亲人家干嘛."对了,依晴姐今天也会去吧."依依最后照了一下镜子,差不多了,嘻嘻."哦,听惊风说她有事不会去."劲雷恢复了常态,这小妮子,没事老是一脸无害跟我玩亲亲,搞得我混身不自在."为什么?" 这种场合大家都会来观礼,怎么依晴姐不来呢."不清楚,你己经很完美了,小姐,咱们走吧."劲雷当然知道惊风心里是怎么样的.如果她的依依也是一书包情书,他也不会愿意再把依依带到那种狂蜂浪蝶聚集之处.不过还好他的依依像来很乖.两人来到洛家夫妇的房间.看着洛夫人正在化妆,洛爸爸正大献殷勤的帮着洛妈妈选礼服配饰.太恩爱了吧!!!

"爸,妈,我带着依依先过去了,你们不用急,时间还来得及!"劲雷笑着说."是啊,爸,你慢慢挑,一定要让妈妈成为全场最漂亮的哦!"依依对着洛爸爸大声笑道."放心吧,爸爸的眼光,就一个字:高!不然怎么能给你们找到这么温柔美丽大方得体的好妈妈!!!"洛爸爸是有名的爱妻号!

"你啊,跟着她们疯什么.看我口红会不会太艳"洛妈妈笑骂.关上门,劲雷带着依依飞奔礼堂.婚礼主会场会堂布置得如同花之国度,白色百合做成的花门立在花园正门口,花园四下扎满了粉紫黄三色百合.绿草荫荫中间铺上大红色地毯.四周己置好桌椅.漂亮的乳白暗纹桌布,一切显得高贵华丽,典雅大方.展夫人近年来身体不好久居国外,显少露面,端坐在轮椅上微笑的看着儿女们操持着小女儿的婚礼.展震南神采奕奕的指挥着整个婚礼现场.霍惊风与洛劲雷坐在一边笑看展震南."怎么着,妹妹嫁出去了,有那么高兴吗?"洛劲雷打趣着."就是,别高兴得太早了,你那妹夫脾气可不怎么好."霍惊风好心提醒着."我妹妹有幸福的归宿了,我干嘛不高兴啊.再说了,谁脾气坏能坏得过你霍大少爷啊!"展震南回头一脸嘲笑的回敬二人.展婷婷笑着走过来对着三个人说:"你们啊,看不得别人比自己幸福怎么的,我妹妹大喜日子谁也不许说一句不吉利的话.跑这斗嘴来,有本事都给领一个比我妹妹更漂亮的新娘子来啊.""诶!我领来了,我们家依依标准的大美人,谁也比不过!"劲雷的眼里,谁也没有依依漂亮就对了."展二小姐再漂亮也漂亮不过展大小姐啊!"惊风懒懒的说着.看着打扮得体的展婷婷,这女人出落的越妖娆了.美貌与智慧都放在一个人身上,不一定是什么好事.听着霍惊风一句不着边际的夸奖,展婷婷的心不停的跳,眼睛却盯着洛劲雷道:"你还好意思说.你的宝贝妹妹现在正在新娘休息事缠着我妹妹问这问那呢.新娘子很忙的知道吧!""呵呵,我家依依就是这样啦,特喜欢看人家穿婚纱,七岁那年跟我妈参加一个婚礼后,居然吵着让我妈给她也买一件婚纱,说她也要做新娘子!"劲雷回忆小时候的依依,一脸幸福.惊风与震南像看白痴一样看他.婷婷不理他们走向展夫人,耳语一番******************************************婚礼正式开始,宾客均己来到.新郎新娘在众人祝福声中宣誓,交换戒指.互相亲吻.并向双方家长奉茶行礼.一切是那么的美好.随着音乐声起,一对新人率先步入舞池缓缓起舞.身后众人分别选择自己的舞伴姗姗起舞.霍惊风笑看洛劲雷教依依跳舞时被踩了很多回脚,当然他也看得出依依是故意的.看着依依偷偷的坏笑.劲雷一脸的无奈.想着被他强制留在家中的依晴,如果她也来,自己现在也不会这么无聊了.他向来不喜欢招惹这些千金小姐.一个个太纯情,好像只要跟他霍惊风牵个手,就可以逼着他负责一样.他宁可跟外面的不相熟的女人来往.其码她们够洒脱,合则来,不合则去.从不拖泥带水.楚飞端着一杯酒走过来坐在他身边"怎么霍少爷也有落单的时候,怎么不去跳舞?"楚飞看着霍惊风的身边确实少了一个人."还不是被你那个好弟弟害的."惊风想着楚风头就疼."昨天我把依晴的手机没收了.你那个好弟弟平均十分钟一个电话.受不了."惊风想着依晴手机上的短信更是恼火."小孩子不懂事,你还怕他不成?"楚飞好笑的看着惊风."怕谈不上,就是麻烦.我那个好妹妹从小到大就没让我省过心,书包里情书一打一打的.管好楚风,这也是为他好."惊风正色道"不谈他们,谈谈我们."楚飞想着怎么样眼惊风开口买学校的股份"我们?我对男人没兴趣."惊风很郑重的解释了一下自己的性向."去你的,我也只喜欢女人.那天跟你说过要买你名下学校股份的事."楚飞想着,就算同性恋我也不找你啊.长得还算能看.脾气出了名的不好."哦.好,双倍价格,爱买不买.成,就明天去我办公室签合同,不行的话,以后少拿这事烦我."惊风敲他的竹杠."你不愧是黑道起家的,够黑!成交"楚飞认了.只要能顺利到手就行."为了一个女人,你值嘛?"惊风想着那个茹老师.母老虎一样的女人有什么好."值不值是我的事,你就准备好你该做的吧."楚飞懒得理他.准备找一个美女先热热身.明天事明天议吧."好说!"惊风眼睛看着远处展夫人正与一个人攀谈.好像谈得很激烈的样子."那个怎么样?"楚飞看着旁边桌上的一个女孩.那女孩正往这边望呢."哪个?"惊风顺势看去."淡蓝色衣服的那个."楚飞盯着那桌绅士般一笑."哦,她啊,依晴的同学,想泡她问问你弟弟就行了."惊风认得,那是依晴的好朋友.好像叫张雨然."你自己呆吧,我过去了."楚飞向旁边走去."你是大小通吃啊,别忘了你那个茹老师可是她的班导."惊风好心提醒.楚飞己走到那边,并很顺利的请到雨然做他的舞伴了.双双滑下舞池."惊风,怎么这么闲?"展婷婷走过来."闲吗?不闲,这不刚走了一个楚飞又来了一个你吗."惊风实话实说,他不太喜欢过于聪明的女人.他喜欢像依晴那样有时聪明有时傻瓜的女孩子,易于控制."怎么不找人跳舞."婷婷刻意回避惊风的不礼貌."没有合适的人选啊."惊风的眼睛定在了展夫人的身边"你的小尾巴呢?怎么今天没见到她."婷婷今天没见到依晴.以前这种聚会场合,惊风身边必然带着依晴这个小尾巴,今天难得只有霍惊风一个人.是个好机会."小尾巴长大了,太多人惦记着.所以只能锁在家里了."惊风收回眼光,若有所思.看向婷婷."展小姐,肯赏光跳一曲吗?"惊风非常绅士的对展婷婷伸出友爱之手."荣幸之至" 婷婷牵着惊风的手走下舞池.舞池里裙影飘飘.惊风带着婷婷舞到了另一边,又从另一边旋转舞回,一曲终了.牵着婷婷的手回到原处.眼里多了一丝寒意.嘴上仍带着笑.楚飞牵着张雨然也己坐了过来,依依拉着劲雷的手笑着坐到惊风的身边说""霍大哥,你看过像我哥这么笨的人吗?"看着哥哥黑着脸,不时去揉脚.好可爱哦."我没看过像你这么坏的小坏蛋."惊风笑看着使坏后还嘲笑人的依依."依依越来越漂亮了."楚飞赞美道."谢谢!"依依满意的看着旁边的哥哥.看到了吧,他们都夸我漂亮呢."你啊,可真是调皮,看把你哥给踩的."婷婷笑看一边揉脚还一边狠瞪楚飞的劲雷.这个男人.别人夸他妹妹他还瞪人家."霍大哥,怎么没看见依晴啊?"坐在楚飞身边的张雨然小心的问道"哦,她今天有事." 惊风对于今天没带依晴来感到很庆幸.因为他看到了一个不该出现的人."我说呢,昨天还说要一起过来玩呢."雨然回忆着昨天和依晴的约定.说好了要比一比谁的礼服漂亮,追谁的男孩多.虽然知道一定会输给依晴,但依晴的性格向来不压迫人.所以明知输也喜欢陪着她玩.依晴的性格跟她的哥哥太不一样了,她的哥哥给人的感觉很有压迫感,让人连说话都得小心翼翼."哥,我们可以来这坐吗?"小云拉着楚风过来坐下."你们也不嫌挤?"惊风看了一眼楚风.转头对楚飞笑道:"你们哥俩有一拼!!!"促狭的笑了笑"劲雷,你过来一下,找你有事."惊风起身腾地方,他不太喜欢这么多人围在一起,特别这些人中还有他不待见的人.劲雷终于放弃了安慰他可怜的脚的行为.站起来跟在惊风身后,依依无尾熊一样跟在后面."我跟你哥有正事,去找其它人玩去."惊风冷着脸对依依沉声说道."不嘛.我要跟着哥哥."依依不敢看惊风,躲在劲雷身后,使劲跟洛劲雷撒着娇." 女孩子要学会什么叫听话."惊风瞪了一眼依依.依依吓得直往劲雷身后躲."好了,你吓着她了."劲雷出面.搂着依依说""依依,哥哥跟霍大哥谈点事,一会就回来,你先去找别人玩会,一会哥就回来陪你."劲雷当然看出惊风今天的不自在.所以只好放弃陪妹妹.依依眼中含泪.坏哥哥,不帮我!不情愿的回去玩了.******************************************礼堂后厅"我今天看到一个我不希望见到,相信你也不想见到的人."惊风开门见山."谁?"劲雷跳完舞就现惊风的反常."能把依晴和依依带走的人"惊风还有心情绕弯子"6家豪?" 劲雷感到心下一紧."没错,刚才一直跟展夫人谈着什么,起初我还以为眼花了,后来去近处一看,真是他."惊风陈述着事实.虽然他不希望这是事实."回来又怎么样,那小子还能翻出咱的手掌心?"劲雷想起小时候的家豪.每次都是跟在他和惊风屁股后面玩的小男孩.那时依晴和依依都还小."他有多大能耐我还不知道,但我知道,他绝对有权利要回依依的扶养权,他也有能力让依晴心甘情愿的跟他走."惊风继续陈述着另一个事实."依依不会跟他走的.这点我还是有自信的,至于你那个依晴就难说了."依依跟自己与家人的感情是绝对密不可分的.他相信依依."依晴的确没准儿.不过她应该是有心没胆.我不话,她不敢走.".他霍惊风养大的人,不是别人说带走就能带走的."怎么办?这事够麻烦.我不想让依依难过."劲雷知道,依依与依晴不同,依情还有个怕的.依依可是天不怕地不怕.一旦6家豪把事情挑明,依依不知会不会办出什么傻事."今天肯定没事了,那个人刚才走了.自己好好想想怎么对付他吧.我也没有头绪."惊风拍了拍劲雷的肩膀.这种时候,他们俩绝对是共同进退的好兄弟了.因为都有一样的烦恼嘛.两个人心情沉重的回到了主厅.劲雷无心恋战.喊着脚痛,带着依依早早回家了.惊风与楚飞找了个理由双双出去买醉.外面的女人比这里的女人真实的多.也自然的多.这里面的女人,每个都是穿着漂亮得体的洋娃娃,视觉感观不错,但实用性太差.哈哈,英雄所见略同嘛.惊风楚飞就是两个标准的狗肉朋友.在一起最常做的事就是花天酒地.明日事明日累吧!(全本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