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歧 豪门夜宴(1 / 1)

车子缓缓驶入霍宅前庭,依晴以最优雅的资势走了下来.进入门厅,早有门童再此守候.其中一个见是依晴,马上引领着来到霍惊风的身边."少爷,小姐来了."门童恭恭敬敬的向霍惊风报备."嗯." 霍惊风满意的看着打扮得如掉入凡间的精灵一般的依晴,摸着依晴的小脸蛋说"练完琴了?""嗯." 依晴打量着平时庄重的霍宅大厅,今日如同堡垒里的宫殿一般富丽堂皇.看着眼前衣着华丽的男女,心中不免唏嘘.想到了自己的父母.描了一眼向无尾熊一样缠在洛劲雷身边的依依,更加悲哀,索性低下头,等着霍惊风的安排.*****************************************打从依晴一下车,眼尖的霍惊风就己经看到.看着昨天还因为要不要来参加宴会与自己闹别扭的依晴,今天如公主一样出现在大家眼前,霍惊风心里更多的是一种炫耀的冲动. 这个由自己一手带大的女孩,如今己出落的这般美丽.这般动人.精致的面容,优雅的仪态,温驯的举止,而最吸引人的是那自内心身处野性,眼神里的倔强透露着她的不安份,那种让男人充满了征服**的美丽.想着昨天这只小野猫,因为得不到可以不来宴会的允许,而跑到惊风的卧室对着刚洗完澡的惊风大声指责惊风的独裁"我不要去,就是不要去.""最后一次警告你,不行,这事由不得你."惊风一心想让她走出往日阴影,忘记过去,即使忘不掉,也要学会忽略,学会适应自己的新的生活,新的身份."你要用你的成功来证明6家的满门覆灭吗?证明我哥哥的落慌逃避,证明我的懦弱,证明依依的无知.证明一切都是为了我好,证明6家只是一场过眼云烟,一场笑话,而这些结果却要我亲身来承担吗?"一口气说话自己心中的话,心里有丝丝恐惧,但她不想再压抑自己.她不喜欢去任何关乎于自己的公共场所,她不想让大家怜悯的看她,怜悯的想起昔日雄霸一方的6家."给你个机会,马上道歉."霍惊风见她如此激动,心底反倒想笑,小野猫的爪子又要露出来了吗?用近呼嘲笑的口气命令着."我不要" 十五岁的大女孩正处在敏感与叛逆的青春期."很好" 霍惊风一把拽过站在卧室中央的依晴,强行把她面朝下,屁股向上的摁在床上.一只手反剪着她的双手摁在腰间,另一只手伸到她的前腰处解开她的裤子,把她的裤子与底裤褪到膝盖处,对着她光溜溜的屁股慢条斯理的抡起了巴掌.按以往的经验来算打到二十几下的时候依晴便会求饶.但今天的依晴显然是激动与固执的,直到惊风打到四十下左右的时候,屁股己经过完全红肿,终是敖不过惊风的几下狠手,哭求到:"哥哥,我错了我错了,求你快停下,别打了."虽然自己也知道自己很没有骨气,但她毕竟己是十五岁的大姑娘,己经开始育了的大姑娘,如此扒了裤子趴在一个男人的床上己是尴尬,又被人狠揍着自己的屁股,连羞带痛,终是熬不住的了.惊风本就不想太难为她,见过求饶,马上停手.松开摁在她腰间的大手,等着看她下一步的形动.多年来养成的习惯,每次挨揍后,依晴必得跪在地上诚恳的悔过.然后视情节的严重与否.等待惊风下一步的处置.于是狼狈的依晴跪在地上哭泣的说着对不起,我错了,以后再不敢了等等惊风早己听腻了的词汇.但他着实不想难为她,只是淡淡说了句:"以后注意,下不为例,回你房间休息吧."想着依晴刚才说的一席话,对惊风还是有所触动的.但他要她学会面对,学会长大.而依晴所需要做的只是服从.*****************************************看着低头不语的依晴,惊风拉起她的手,领着她来到霍老大面前."爸,看谁来了.""哦,小依晴,最近是不是学习特别忙,有一段时间没来老宅看我这个老头子了.哈哈哈."霍老大在儿子平时的言谈中,己经知道这女孩对惊风的重要性,待依晴自是亲厚."叔叔好,最近哥哥安排了些其它课目给我,所以一直没有来看您老."微笑的保持着最佳的礼仪.同时不忘给自己诉诉苦."这丫头倒是越大越乖巧了."霍夫人看着小小的依晴被惊风带的倒是比自己的女儿还有大家风范,不由夸赞."依晴,楚风有没有打电话给你,昨儿个向我要了你的电话."霍小云窝在妈妈的怀里.状似无意实则告状一样的问起依晴来.小云自小不得父亲与兄长的宠爱,心里对依晴是羡慕与嫉妒的.知道哥哥看依晴看得很严,而学校里的楚大帅哥又总是对她爱答不理,只一心想着念着那个对所有人都无所谓的依晴,让她更为不满."啊,没,没听说啊."依晴心慌中,霍小云啊霍小云你这是什么意思嘛.我也没惹过你啊,怎么再这种场和害我."不会吧,不会有什么事情不想让我们知道吧?"十六岁的小云在嫉妒之心的促使下,希望大哥对依晴当场难.她平时只是听大哥家的佣人说过依晴在公寓里经常挨大哥的揍.可大哥在外面又对依晴爱护有加,从未看过大哥难于依晴.今天这种场和着实想让依晴丢丢脸面."楚风?是不是楚家的老二?"霍夫人想起了那个楚二公子,霍夫人与楚夫人在同一个沙龙的会员.对于楚家的两位公子心里是比较欣赏的,都是不错的女婿人选."是你同学?" 霍惊风开了口.脸上带笑."嗯." 走一步算一步吧,非要细究的话,也不是她能够蒙混过去的."哦,那你的同学应该今天也来了,刚才看到楚飞了.他身边那个小家伙应该是你同学吧.一会我带你去那面看看."惊风依然好脾气的看着怀里的依晴.自他落座后,把依晴像小孩子一样抱到自己的左腿上坐着.当然也能感觉到依晴不安与惶恐.左手绕过依晴的腰轻拍安抚着."不必了,刚才看到张雨然她们了,一会想去找她玩."依晴不想给自己惹麻烦.知道楚风对自己的心意,如果让哥哥看出来,怕还是自己的屁股吃亏.刚好进门的时候看到了自己的同桌好友张雨然,张氏企业的小姐.想着还是跟她在一起安全些吧."爸,妈,我先带依晴去劲雷那面看看,一会再过来."知道依晴的不安,先把她跟小云分开最重要.不知小云这两年吃错了什么药,老是跟依晴做对,霍惊风放下坐在自己腿上的依晴,牵着她冰凉的小手,搂着肩膀,往年轻人聚集那面走去."哥,我也想去看看洛哥哥."小云也不想老是跟着妈妈,也想去跟那些哥哥姐姐们一起玩.十六岁的她心里早有了少女特有的细腻心思.只是碍于哥哥从来不肯带着自己去这去那,所以跟这些世家子弟只是认识并不熟识.她多么希望哥哥也能像领着依晴那样,带着自己跟这些哥哥姐姐们认识玩乐啊.惊风心中本是想把她们两人分开,如果自己不在,依晴是断断不会吃亏的,他心里清楚依晴的小野猫性格,从小就腻在妈妈怀里长大的霍小云不是小依晴的对手.可是自己在身边就不同了,依晴对自己的惧怕使得依晴在如此公开场合下只能吃些哑巴亏了.现在小云又执意要跟着自己,当着霍夫人的面又不好拒绝,只得放开拉着依晴的手,带着两个小美人向西南方走去,心里想着,自己怎么就变成幼儿园的欧巴桑了.还得哄着这两个粘人的小屁孩.大厅内,灯光玄目,音乐声,调笑声,各种恭维献媚声彼彼皆是,路上不断有人主动打招呼上来与这位霍家大少爷主动攀谈.惊风淡笑应酬着,不忘拿眼描着依晴,这小家伙心里想什么呢,脸上怎么一点笑意都没有.只是傻傻的盯着地板,难道真是自己管的太严格了,小野猫被管成小傻猫了.笑着婉拒了很多主动上次搭腔的人.直奔洛劲雷那一边去.这边洛依依在哥哥的偏坦下己经成了西南方这群年轻人里面最引人注目的小公主了.来的人还真是全.洛家的少爷与小姐为中心,展家的少爷与两位小姐纷纷坐在沙上与友人聊着天,品着酒.新晋的另一不可忽视的世家楚家的两位公子也在坐,楚家大少爷楚飞与洛劲雷聊的正欢,身边安静的坐着楚二少楚风.还有罗家的大小姐罗娜,二小姐罗娇.苏家的苏珊小姐与苏远鹏小少爷.刘家的少爷,张家的小姐,宋家的两位少爷一位小姐等等,全是一水的豪门二代.世家公子,名门淑女.最小的就罗家二小姐罗娇,才十岁,兴致勃勃的跟着姐姐罗娜与大家一起淡天说地玩乐开心.小依依在洛家二老与哥哥的娇宠下总像个没长大的小孩一样,非要领着罗娇一起过家家,哪知十岁的罗娇早就不玩这些幼稚游戏.要与姐姐玩大女孩们的真心话大冒险游戏.而小依依正瘪着嘴看着哥哥.她可真是好心啊,看罗娇小小年纪怕她跟这些大女孩玩不到一起,才好心的想陪她玩自己最喜欢的扮家家游戏.虽然在家的时候天天拉着哥哥同她扮家家,不过哥哥玩的一点也好,往往陪她玩到一半就跑了.今天碰到一个比自己小的,却还这样跟自己没有共同语言,远远看着霍哥哥向这边走来,看着霍哥哥后面还有自己最喜欢的依晴姐姐,高兴的大喊:"霍哥哥,这边这边!!"手舞足蹈中!

"依晴,呆会见了依依不可以那么冷着她了,你大了,别像个小孩子一样任性,知道吗."低头贴着依晴耳边警告着.这几年来,依晴对依依一直淡淡的,早己没了幼时的留恋与姐妹之间应有的热洛,每次见了反倒故意躲着小依依,搞得每次他看着依依那含泪的眼睛,受伤的表情,以及洛劲雷那想吃人的模样时都想把依晴抓过来痛打一顿小屁股.依晴没有反应,因为不知如何反应,对依依,所有的冷淡也是对依依的一种保护吧,什么样的感情她说不清.但摸着自己昨晚被打的红肿的屁股,她是没有勇气反对的.跟着惊风走过来,大家见了主角现身,一阵笑闹,豪门二代的聚会最大好处就是,以后大家接掌了家族生意后,应酬起来更为随意."不用我介绍了吧,都差不多在一个学校,你们早该认识的.自己过去玩吧."惊风安置好小云与依晴.自己则与洛劲雷,展震南.楚飞等年纪相差不大的少爷们一起找乐子去了.离交接仪式还有两个多小时,这段时间是上客人们自由玩乐,或谈些相关实事与政要的时间.惊风,劲雷.楚飞,振南四个年岁相当的大男人一起相约去偏厅打几圈国粹麻将.惊风让其它三人先过去,自己走到正与张雨然笑谈的依晴面前低下头耳语道:"乖乖在这玩,我去偏厅那边了,有事到那找我."说完爱抚的揉了揉依晴的头."嗯,知道了." 依晴忽然有种不舍的感觉,虽然在家的时候,两个人大多是冷冷淡淡,但只要在有其它人的场合下,依晴对于霍惊风的那种依赖就表现的淋漓尽致."依晴,你哥待你真好."旁边的张雨然羡慕的看着离去的霍惊风.对依晴说."是啊,我哥哥都没过来理我,还是霍大哥贴心!"依依讨好的插嘴."依晴,你哥哥好帅哦.可不可以帮忙碌介绍一下啊"罗娜正与展家二姐妹坐在一起,不忘开依晴的玩笑.展婷婷听了这话,心上紧了一下."罗娜姐,你真是不怕死的好奇猫啊.霍大哥身边的女人可是从来没断过,有空去看看娱乐版就知道动向了."展纤纤知道姐姐的心思,帮着打圆场."我哥才不是那种人,不要乱说."出来帮着维护霍惊风名声的不是依晴而是霍小云.小云受够了被大家陌视的感觉,她才是真正的霍家大小姐,不是那个冒牌的假小姐.怎么大家都去讨好她反倒忽略了她这个正牌小姐呢."你们别开玩笑了,他的事我管不着,刚才也只是怕我惹祸,来嘱咐我几句罢了."依晴慌忙解释,自己不想成为众矢之的.所以还是把自己撇清的好."依晴,你那么乖巧怎么可能惹祸呢"说话的是楚风.他没有跟着哥哥走,而是一只做在旁边,霍小云刚才过来与他闲聊,但他的心中却装满了依晴."啊.是吗?"依晴不知自己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只是不想让霍小云抓到自己的把柄去告状."她乖巧?她要是乖的话,就不会动不动就挨我哥的揍了."霍小云提高声音努力揭着依晴的短.她实在不喜欢楚风看依晴的眼神.凭什么她身边的男人都喜欢依晴.而都是忽视她的存在呢.周围一片吸气与不相信的疑问声.依晴一个头两个大.懒得解释,拉着张雨然的手说:"咱们也去走走吧.这太闹了.""你好歹是我们霍家养大的人,今天霍家举行家宴,你嫌谁闹啊?你在拆哥的台吗?"小云开始难."我们走."拉着张雨然,依晴不想与她纠缠,这种场和下,无论她二人争的谁输谁赢,也都是让看客们闲时多点谈资罢了.而且自己要是这么不知轻重跟他吵了起来,免不了回去又是一顿打.昨天的红肿还在.她不想跟自己过不去."要不要我去告诉哥,你嫌我们闹,你清高,所以抛下客人独自寻安静去了""随便."扔下这句话,依晴与雨然往花园的方向走过去了.楚风狠狠盯了小云一眼,追了出去.展婷婷若有所思的看着依晴的背影.其它小姐少爷们围着小云八婆的打听起来."霍小云,你真是个讨厌鬼,难怪霍大哥与霍伯伯不喜欢你!"依依看不得依晴被欺负,虽然现在依晴跟本不理自己."你,你才是讨厌鬼呢,你是一个拖油瓶!"小云让人说到了痛处,不顾依依是养女的身份被洛家保护的密密实实."我哥可是很喜欢我的,去哪里都带着我,怎么不见霍大哥带着你玩.每次只见带着依晴姐一个人,从来没见过你,你又是哪里出来的什么狗屁小姐!哼!" 依依为了保护依晴把自己所有知道的难听的话说了出来,给自己撞声势."我才是霍家亲生的小姐,你和她不过是收养的罢了,别不要脸了."激动小云说完"啪"的一声重重的打在了依依的脸上.剩下的少爷小姐都呆了.洛家的小姐与霍家的小姐打了起来,他们帮谁的是啊."哇,你等着,我告诉我哥去!"依依哪受过这等委曲.哭着去偏厅找哥哥去了."霍小云,你太霸道点了吧."展婷婷等几个大女孩坐在旁边看得清楚,展婷婷实在看不习惯霍小云这个样子."怎么样!"小云也觉得自己惹了祸了.又怕又臊.但还得强称着."一会你就知道怎么样了,小心洛劲雷吃了你."展婷婷好心提醒.其它几个公子小姐也不好插嘴,但又不想离去,只专心等着看这场戏如何收场.看看霍家与洛家如何交手.大厅中央的大人们还在忙着他们的应酬与交际,一点也没注意到这方生的小小争执.小云主动找了宋家的小姐搭话,宋玉宁跟小云同班同学,不好不理她,只好从那里听小云硬逞强的说着"我才不怕呢,我霍家又是好惹的?".其它人都等着看好戏.*****************************************"哇!哥!"依依来到偏厅看到正玩得欢的哥哥哭着扑到劲雷的怀里.以无比委曲的表情.把所有眼泪与鼻涕口水涂到了劲雷的名牌休闲礼服上.看到洛家的小祖宗哭着跑了进来,其它三个人马上停了下来,等着知道原委."告诉哥,谁欺负你了,哥给你出气去!"洛劲雷明显有点激动了."是啊,依依,谁欺负你了.告诉霍大哥." 霍惊风大多时候对这个让洛家宠坏了的小公主有一种对待依晴小时候的感觉,总觉得她才是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子.楚飞只觉得小女孩真麻烦,还好自己只有一个弟弟,还那么懂事.展震南看在眼里,疼在心里,随说上一代的纠葛让他们这一代早己不相往来,但毕竟是自己姑姑的女儿,小的时候,他还抱过,怎么可能不心疼呢,只是碍于某些原因,压住了自己想去教训那个惹哭小妹的罪魁祸的冲动.他相信洛劲雷不会放过那个人的."霍大哥坏!霍大哥是坏人!"依依生气的时候最常做的就是牵连一片.现在在她心中只要是跟霍小云有关系的人没有一个是好人."霍大哥家的姐姐打我了,哥哥,疼!"依依哭着告状,可激动的情况下明显忘了说清是哪个霍大哥家的姐姐了."依晴又惹你了?没事,霍大哥回家后好好教训她.别哭了.",原来又是这两个丫头在捣蛋.还以为多大的事呢."不是依晴姐姐,是霍小云!""走,哥带你找她去!"洛劲雷看着被打的通红的小脸,才不管什么世交关系呢."小云?",霍惊风知道事情有点麻烦了,依晴还好说,自己训两句就完了,这小云惹了事,自己深管吧,霍夫人一定出来干涉,训两句又怕洛家不肯答应,最后还得老爸出马才能搞定.看样子洛劲雷也没打算息事宁人 ."劲雷,小孩子之间打闹是常有的事,不用这么激动吧."楚飞来劝说."是啊,为了孩子间的事伤了两家的和气终是不好的." 展震南也开口帮着求情."这小云怎么会跟你吵架啊?"霍惊风实在想不通一向小公主一般的依依怎么可能跟小云撤上关系."还不是为了……"依依话还说完,突然听到外面大厅一陈慌乱.四个人对视了一下,马上出去,洛劲雷怀里抱着依依一边帮她轻揉,一边安慰着说一会一定给她出气去.依依这才停了哭声,任哥哥抱着出了偏厅来到主厅.大厅内西北方打成一团.主厅的大人们都当场院呆在那里.霍老爷子生气的站在打的最欢的两个人面前拦着所有人说:"让她们打.谁也别拦着,我倒看看她们谁本事大!反了天了!" 霍夫人站在一边想插手却又碍于老爷子在边上没法去拉架.惊风拔开众人,映入眼帘,只见,楚家二少爷与宋家的小少爷打成一团,宋家的小小姐与张家的小姐张雨然扭在地上.十岁的罗娇早己吓的哭不出声,被展家大小姐展婷婷抱在怀里紧张的看着眼前的混打.打的最出彩的是依晴与小云这一对.别看依晴比小云小了一岁,但依晴充分挥了自己小野猫的疯狂,早己把小云摁倒在地骑在上面了疯的撕打,小云早己没有反抗之力,只是嘴上仍不认输,一直嚷嚷着说"你们两个没人要的拖油瓶"刘家的小姐从后面拉着依晴想帮小云,也被依晴用胳膊肘向后使力一顶顶个四爪朝天,摔到了后脑,而依晴丝毫没有就此罢过的想法,使出全力打着小云的嘴巴.口里不停的喊着:"让你欺负人,让你欺负人!"霍夫人被霍老爷子紧紧拽住想拉架却无法使力,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吃亏.旁边的人有心拉架却见霍老爷子努气冲冲的站在旁边不许任何人拉架,只喊着让这些小混崽子分出个胜负才行.这边楚飞展震南己是看傻.洛劲雷看在眼里真解气,想着,不愧为亲姐妹,妹妹刚受了气,姐姐便给妹妹出气来了,比他这个做哥哥的强!不由得心里对依晴更加欣赏了."住手!"一声断喝.霍惊风终于还是话了这边打的正欢的人看着依晴停了一下,也跟着停了下来,楚风是纯粹的为了依晴而战,依晴停他就停,依晴战,他也战.反正身下的这个宋公子也不是自己的对手.那边张雨然与宋玉宁早己有了停手的打算,只是看依晴还是没有停,自己也不好停罢了.依晴听得出这个声音是谁的,马上停了动作,可想着自己的妹妹让这个该死的霍小云给打了,心里难免还是不平,停了不到两秒,又继续她的疯狂.平时的压抑今天得到了释放,反正今天这顿打她是逃不了的.回家后一定被摁在床上趴光裤子痛揍就是了,所幸自己先打个痛快.也不吃亏!

惊风看着依晴停下来松了口气,哪知不到两秒这死丫头上又来劲了,边上的两对看着依晴打也就继续战斗.惊风心里面了然依情为什么跟小云如此疯打,知道她是心疼妹妹受了欺负.无奈的看了一眼旁边的老爸,自己走上前去,一把抓住挥舞的两只小手,只接把她从小云身上抱了下来,依晴哪肯罢手,还蹬着两只腿要去踢小云.惊风腾出一只手,照着依晴屁股就是一巴掌,在耳边低声说:"屁股不疼了是吧.".依晴昨日挨的打本就没好,这一下又正好打在昨日的痛处上,当下受痛,一下清醒了过来.知道自己闹的过了些,不好收场了,所幸躲在惊风的怀里趴在惊风的肩上哭了起来.多伴是被惊风吓哭的.其它两对看依晴停手了,紧接着也停了下来,场面总算有所好转.大家看着霍老大,等待他的处置.惊风这面抱着依晴,知道她趴在自己的肩膀上哭,不自觉的手轻拍依晴后背,哄道:"好了好了,不哭了啊.这么大了,不怕人家笑话你."话里全是宠爱哪有苛责.那边霍夫人扶起爱女上下检查,现爱女身上多处己挂花.一边把女儿搂在怀里哄着一边嘴里说着:养了个狼崽子,不知感恩也就罢了,还在主子面前撒野."小孩子打架,哪来这么多乱七八糟的说法.你给我闭嘴."霍老爷子听着夫人的话不是味,出声喝断.然后正颜大声说道:"为什么打架,因为群龙无,谁也不服谁,还好都是一群小毛孩子.所以要想社会安宁,经济繁荣,国泰民安就必需得选出一个让大家心服口服的领导,领导着大家往一个方向使劲,而不是像刚才这样,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目的,不停扭打不停撕杀.小孩子的世界就是咱们大人的一个缩影,刚才你们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了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的.为了亲情的,为了爱情的,为了嫉妒不甘心的,为了友情的.为了家族利益的.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不知原因的原因.总之一盘散沙.所以我现在郑重宣布,从今以后把我的位置,我霍老大手下的所有产业交给我的儿子霍惊风,我认为他是一个可以让大家信任的以及有这个能力带领我手下的员工及所有产业走的更好更高."掌声雷动,仿佛刚才跟本就是什么也没生.大家只是佩服霍老大的瞎掰,羡慕霍惊风的少年得志.接下来,宴会正式开始,敬酒的,送贺词的.讨好的,霍惊风抱着怀里的依晴一一接受,十五岁的依晴己经足有一米五的个子八十多斤了,对惊风来说,抱的时间久了的确是一种负担,可现在的依晴己经没有刚才的勇猛.而是像个小可怜一样死死的抱着惊风的脖子不放手.惊风也只好认她抱着.这倒是让所有在场的人知道了一个道理:原来霍家的正牌小姐霍小云的的确确是没有这个依晴小姐受宠啊.刚才帮着小云的宋姐兄妹正在被父亲训斥着,只怪他的一双二女没认清主子,以为帮了霍小云就可以跟霍家拉上关系,哪知这霍小云在霍家的地位竟不如一个养女.音乐开始,舞池中影儿双双,一场传位宴如此乌龙的进行着.惊风看着怀里的人儿,心中只觉好笑,小野猫的爪子又要藏起来了吗?(全本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