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回到了酒店公寓,一回来,苏冉就把自己关进卧室里,她不想再看那个霸道阴暗的男人。

而且刚才就那样被他带走,扔下安妍和乔佳音在餐厅连个招呼都没来得及打,苏冉实在感到抱歉,于是进了房间就给安妍先打了个电话:

“妍姐,对不起啊,他这个人就是这样专制又不讲理的,希望你和佳音姐不要介意他说了什么。”

“我们没关系的,苏冉你没事吧?”

“嗯,我没事……”

咔嚓一声!

苏冉正在讲着电话时,突闻门锁被打开的声音,她顿时皱眉看去,只见夜卓修举步走了进来。

“妍姐我们改天聊!晚安!”

匆匆挂掉电话后,苏冉站了起来,“夜卓修你为什么总是这样,就算这里是你的,也不能连门都不敲说进来就进来,你到底懂不懂尊重人?”

然而,夜卓修并没有理会苏冉的气愤,而是径直来到她面前,抬手拨开她垂在右肩的长发。

漆黑的深眸,落到了苏冉白皙的天鹅颈上残落的那抹紫红色的牙印。

看着那个新鲜的牙印边缘还溢着点点血丝,夜卓修瞳孔微缩,一抹怜惜不着痕迹的划过眼底。

“别碰我!”

苏冉则愤恨的推开他,不允许他再碰触她的肌肤,尤其是脖子上被他在车子里咬过的那一处,现在还隐隐作痛。

“你出去!我要睡觉!”

她扭过头去不想看他,夜卓修深邃的目光却依旧盯着她脖子上被他咬伤的那一处,顿了顿,他低声开了口: